四月八相聚关岭苗族风情节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5-21 07:34:55 / 个人分类:风俗之苗俗

        关岭在贵州的西南部,那里有苗族,苗族风情也很浓郁。同学杨正祥是那里苗学会领导,他来**说,那里的四月八苗族风情节到了,他以会长的名义邀请施秉县苗学会的同胞去那里一同过节。于是,我们带着一支苗族表演队前往参与了这次活动。

        关岭是个少数民族自治县,20063月,新修订的《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条例》将“四月八”确定为该县苗族传统节日。于是,到2007年他们举办了第一届四月八苗族风情节之后,每年他们都举办了这样的活动。

        几年前,我曾参加过贞丰和兴仁县举办的节日活动,路过关岭几次,但对于关岭印象不深,只知道有桥坝陵河大桥,有贵州龙化石,有成片的石山,石山上栽种着很多的花菽。

        此行,我们是绕道余庆经贵阳,再去关岭的。出了余庆,雨便大了起来,临近贵阳,雨大得看不到前行的路,我们只得放慢了车速——一路风雨兼程了。

        过了镇宁,此时风雨已不存在。前程是一座大大的桥梁,这就是坝陵河大桥。根据资料介绍,坝陵河大桥跨越坝陵河峡谷,是目前国内跨度最大的钢桁加劲梁悬索桥。东塔高186米,西塔高201米,河谷两岸地势陡峭,地形起伏很大,河谷深达400600米。

        我是贵州大学“古苗疆走廊”课题组的研究学者之一,我对坝陵桥一地的古文化情有独钟。特别是关索岭的关隘、驿道、古桥等等。

        关索岭确有其岭,自黄果树逶迤而来,莽莽苍苍、连绵不断,形成一个巨大的屏障,宛若一道自然长城。《徐霞客游记》载:“索为关公子,随蜀相诸葛亮南征,开辟蛮道至此。”其所谓“蛮道”,可能就是最早的驿路,其时间大约为元末明初。《滇黔志略》也载:“关岭,在永宁州城西三十里。山势陡峻,曲折而上,凡四十三盘方至顶。上有关索庙,旧志:索,蜀汉汉寿侯子,从武候南征有功,土人祀之。下岭即关索驿。自此以西,烟云无阴晴。”这是清代谢圣纶所著的,说明在明代显然已修成驿道,并设驿站了。

        三国时候的西蜀并不大,为守住这小壁江山,诸葛孔明进行了南征。把西南之地的夷人纳入自己的管辖范围,关羽的儿子关索奉命出征,开辟出一条通往蛮夷之地的道路,让荒凉满目的荆棘之地从此有了通往内陆的道路。因为关索之功,人们将其命名为关索岭。我想“夷人”们可能并不看好关索,而对于不是夷人的人,则对他的功绩大加赞誉,并留下不少的诗文,如:清人黄宝鉴写《关索岭》:“开际穹窿不可登,将军昔日竟飞腾。渡关不效鸡鸣辈,赢得平蛮绩可称”等等。关索岭有古关隘,因为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所以康熙皇帝也才题写“滇黔锁钥”壁字。关索岭驿道保持完好,从灞陵桥起,蜿蜒山峦和河谷间,全是石头铺就,现存驿道长达五公里之遥。六百年历史,千万人马的踩踏,每一道石级,都是一个传奇的故事。此外,这里还有关岭桥、双泉寺、御书楼遗址、关帝庙、红崖天书等等,关索岭是一个古代文化集大成的山岭。

        离开坝陵桥不远,关岭县城就在眼前,关岭苗学会的杨光权先生已在高速路口迎候,稍等片刻,台江、凯里等县的同志也陆续到达,大家一起在主人的陪同下,下榻了温馨家园酒店。

        晚餐是在一个叫“杀猪饭”店进行,关岭人对于吃饭的店名也取得赤裸,毫不顾及猪的感觉。特色的菜肴也让我们耳目一新。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黔东南、黔西南、六盘水、安顺都是有,还有来自广西隆林的苗族同胞。杯觥交错间,唱声响了起来。虽是同一种民族,但语言并不完全相通,我们只能通过表情,然后宾主之间,相互劝酒。阿彩是个苗族姑娘,她是我家乡的人,十多年前就跑到这黔西南来打拼了,据说还到这里办了舞蹈班,教授学员,班办到了安顺市里去了。小小的个子确很精练,见老乡到来更是高兴倍加,歌唱了,酒更劝得扎劲。关岭的苗学会会长杨正祥是我的同学,在省城我们是同班。同学相见,分外眼红。酒杯的碰撞之间,我们完全忘却了“谦虚”,大家怀念曾经的同窗和已逝时光。安龙的苗族姑娘粱天四,我们曾在兴仁相遇过,她是个很会唱传统苗歌姑娘。她逢人便唱酒歌,杯酒举了一杯又一杯。这姑娘沉着冷静,更显儒雅清新和高贵的气质。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凌晨醒来时,我还二浑二浑的,接着又赶广场去了。

        “四月八”是关岭自治县苗族一年一度中最重要的传统节日之一。传说,苗族从东方西迁后的祖先,原住在啊桑嘟(今贵阳附近),当地土地肥沃,人们丰衣足食,后来统治者派兵占领了他们的家园。苗族首领杨噜带领苗族代人民进行抵抗,他英勇顽强,多谋善战,但因寡不敌众,杨噜于农历四月初八英勇牺牲。苗族人民为了怀念故乡和英雄的祖先,每年四月初八这一天,都要采取不同的方式凭吊,代代相传,相沿为习。

        关岭的苗族有几个分支,其中有一支就来自于黔东南州黄平、施秉、台江一带。这支苗族操中部方言,我从东部来,我们完全可以正常交流,就是唱歌也能相通。我们是来自四百公里外的苗族,能在一起相遇,这是何等的高兴。当听说他们是因为战争,而跑到这里来,偏安一隅,又让人有几分的苦涩。杨绍祥是个七十多岁的苗族老人,他是八德乡上摆度的人。听说我们从黔东南去的人,他很高兴。他介绍了自己的家事,他说,他的祖那辈就从黄平到关岭来的,迁到这里才是一百五十多年。他唯恐我们不相信他的身世,他用苗歌唱起了迁徙的故事。歌词的大意是:我们的家在清水江边,在巴拉河岸,寅年啊卯年,天上太阳大,地下太干旱,没粮敬老的,没米养小的。官兵啊才不管这些,要银十几升,要粮几十担,又是来抢寨,又是来抢地,人们无法活,人们没衣穿。大家去商议,共同来相商,等也是要死,我们来举义,打官兵抢粮,找米来敬老,找粮来养小……相安十八载,平静十八年。官兵又来了,又来抢田地,又来烧村子。老的躲山洞,小的躲柴棚。我们来相商,大家来讨论:离开故土吧,不走人要灭。背老还背小,叫亲又叫戚,连夜又打晚,日行百余里,才来到此地,才来到此方。大寨一百户,小寨五六家。大家来开地,大家来垦荒,有田有土耕,有寨又有家。我们才开亲,我们才连姻,亲朋又好友,才过到今天……

        这是一首《反歌》,它讲述了关岭苗族的悲壮故事,叙述了迁徙的前因后果。我们能说什么,能生存下来也就很不错了。说到咸同苗族起义,我也感到有几分的悲怆,因为我的一个祖公叫耇麓,每年我回老家挂青时,都找不到他的坟墓。老人们说,也就是十八年“苗反”参加了义军,之后去了“南笼”(安龙),再也没有回来。或许他的后代还有,可能是没有找到而。苗族是一个苦难的民族,我们不能忘记过去。现在,我们更重要的就是要振奋起来,一个没有梦想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

        历史是昨天和前天的政治,我们不知道谁对谁错。今天,我们这一代一定要感恩这个社会,感谢这个时代,因为这是一个民族团结民族和谐的时代,我们已离散好多个岁月的民族,又能从天南地北间走到一起重逢,这就是大幸。

        民族风情节的举办地点在关岭的民族文化广场。这是一个集休闲、娱乐、购物、居家、旅游、民族风情展示于一体公共活动场所。广场的中心有一个大大的喷泉圆盘,节日的舞台就设在圆盘的正东面。背景是一块绣片,上书“关岭苗族四月八风情节”。与舞台相对应的是充气彩虹拱。随着客人的陆续到达,人们分成左右两排,歌场飞扬之中,大埦的米酒也送到了客人们的面前。

        活动在“花棍舞”中拉开了帷幕,来自施秉、水城、贞丰、台江以及广西隆林等地苗族同胞纷纷登台献艺。竹竿舞《水上人家》、原生态歌曲《苗族飞歌》、板凳舞《牵手进苗家》、《苗家花棍舞》、《苗童爱舞》、广西隆林《月琴舞》等节目相继上演。气势如虹的芦笙演奏、欢快的苗族舞蹈和悠扬苗族飞歌,充分展现出各地苗族人民独特的生活面貌和欢乐奔放的精神内涵,一个个具有民族浓厚风情的精彩节目,赢得现场观众阵阵掌声。活动在“咚咚……”的《苗族踩鼓舞》中圆满落幕。

        世界上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相聚了,可我们还是要分离。我们是苗族,天下苗家是一家,哪怕失散在海角天涯,千年迁徙乡音未改,无论此时此刻你要回到哪里,我们把梦想唱进歌里,歌声会带你回家。

                                                                      二0一六年五月十九日于偏桥古镇

                                                               贵州省施秉县苗学研究会  吴安明(笔名:紫夏)


TAG: 关岭 苗族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8551110535

8551110535

在时间的荒野,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于千万人之中,去邂逅自己的爱人,那是太难得的缘份, 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在彼此不断地错过, 错过杨花飘风的春,又错过了枫叶瑟索的秋, 直到漫天白雪,年华不再-----

日历

« 2017-09-22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48447
  • 日志数: 413
  • 图片数: 34
  • 书签数: 1
  • 建立时间: 2008-01-08
  • 更新时间: 2016-05-2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