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手小溪,走近龙塘河谷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5-13 08:12:38 / 个人分类:旅游自然

        没有五一“黄金周”了,去旅游就只有选择近郊或邻寨。

        当然有车的人要走远一些,但两头都累,一旦路遇堵塞,耽误了上班时间,“通报”又在所难免。

       说这些其实是在为我自己打圆场,因为我还能走好远去?就这小城周边,景好不好,有的去了好多次还争着去,也算是“说走就走的旅游”。这次五一小假,我又去了生我养我的那一溜小河谷,且还乐此不疲。

        城北十二公里的地方是我的家乡,那是一个小村庄,古树很多,山野翠绿,竹树环绕,水也清纯。加之,村里还有我的小屋。

        就在我这小村子的西面,有一汪泉水,泉水之下淌出了溪河,溪边有溶洞,有锦鸡,有野羊……那里叫龙塘。

        既然是从县城出发,我选择的道路当然是溯流而上,然后进入溪谷,再去看看瀑布与龙潭。

        打的前行,到白塘上坝就下车了。陪同我的是一个大男孩,他叫二月,是我本村的人,一个侄儿。

        上坝是个村名,因处白塘大寨田坝之上,因名“上坝”。这是一个典型的苗寨,村建于民国时期,有杨、吴、潘等姓,多是从黄平谷陇一带迁来的。

        村子之上有山塘一口,塘建于196312月,于次年4月竣工,总库容量21.3万立方米,灌溉面积360亩。白塘大坝那一坝水稻田,就靠这一蓄水工程的灌溉而获收成。不过,这年头大坝已不再种水稻,因为临城,已作蔬菜和果园基地。在上坝村子的村前村后到处都变成了蔬菜大棚。

        塘四周的森林很好,从施秉去余庆县的省道就藏在半山腰的密林里。山高路险,弯道急,稍不注意就发生事故。你看,不知哪个时候,就有车从公路上飚下坎来,车尸还悬挂半崖之上。

        塘尾有一条小溪,溪水缓缓的流动着。溪中有鱼儿虾米,又有蜻蜓飞翔。北山上有大岭,树很多,叶子也很绿,就在这绿的山野里,有几蔟杜鹃怒放,真是“万绿丛中一点红,动人春色不须多。”

        沿溪水溯流而上,有田园三五丘,还有人们搭建的牛棚。在一块耕地里,一个孤独的老农民正驱赶着犁地,因人少,完全没有“春耕大忙季节”的那样一种景象。是的,就是我们所能见到的耕地里,很多地都已荒芜,一此引水渠开始垮圮,田埂也不再防渗,野草已占据了田畴。好在那一群群野鸟在田间飞来飞去的觅食,否则这田地也寂寞了。传统的说法,这些湾田湾土,虽土地贫脊,终因水源丰富,能旱涝保收。如今种田还要倒赔钱,年轻人都打工去了,这些湾田湾土更是无法顾及,摞荒已成了定局。

        我们行走的这段河谷叫岗岭,森林植被很好,有枫树、青㭎、杉木等等,优其以枫树长得更是高大。每当入秋,枫叶开始发黄,人们便开始关注这一山岭。等到入冬时,叶红了,它红得似火,红得似血。鲜红鲜红把秋天的激情点燃。遥望无边的枫叶被落日照耀得如同燃烧的火焰时,人们的心醉了,醉得全身的鲜血都在沸腾激荡——摄影者纷至沓来。

        “吱扎!吱扎!……”从岭头上传了下来,这声腔我十分熟悉。我原以为这种鸟消失了,谁知它还存在着。这是锦鸡,也叫金鸡。雄鸟羽色华丽,头具金黄色丝状羽冠,上体除上背浓绿色外,其余为金黄色,后颈被有橙棕色而缀有黑边的扇状羽,形成披肩状。下体深红色,尾羽黑褐色,满缀以桂黄色斑点。全身羽毛颜色互相衬托,赤橙黄绿青蓝紫具全,光彩夺目,是驰名中外的观赏鸟类。小的时候,我常与伙伴至此来套捉。这种鸟以叶、芽、花、果实和种子为食,也吃甲虫、蠕虫、双翅目和鳞翅目昆虫等动物性食物。记得小的时候,我还喂养过她呢。

        走过田野,耕地消失了,溪流深入了森林之中,前面的路已不通透。阳光已被森林挡住。我们只得边砍路边前行。树底下,时常见有林蛙跳跃。这种林蛙我们当地人叫石蛖(bàng),头体和四肢较粗,行动敏捷,跳跃力强,体背多为黑色或土黄色。以陆栖为主,常在没有强烈光照、湿润凉爽的环境中生活。以多种昆虫为食。我们生活的那个年代,没食到肉腥味,也曾捕食过。现在听说有**和药用价值,又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捕食是违法的。因市场前景非常广阔,有人开始了人工喂养并获得成功。

        沿溪水走,越往里走,林子越深,猛然间,两堵石壁挡住去路,溪沟就要这两堵石之间狭窄缝隙里,一缕阳光从天而降,正好照射在溪水之上。折射的光,又反射在石壁之上,晃悠的。大有“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之感觉。

        再往前行,无路了……在两壁之间是深池一口,其色蓝中带黑,不知有多深。池子的尽头有瀑布一条,水声很大,落水处荡起很多的涟漪。

        仰望,不见蓝天,左右两壁之上,有藤蔓下垂,至水中还长出一葡葡白色的须根,微风之下,摇摇晃晃。

        身上背有相机,自然不敢游泳过去。既然到了这里,路当不能往回走。寻了半天,才在崖壁的左边看到几棵倒挂的树。我们必须得爬上这石崖,再结绳子跨越了。

        地上很湿润,石壁又长着很多的青苔,滑腻得很。经过多方努力,又是系藤,又是挂钩,好不容易才上到池顶,往下一看:万丈深渊,陡峭如削,寒索高悬。不过,这对于我这个从小就生活在杉木河畔的人来,这算不了什么。把相机包背好,攀几棵树,荡几个秋千,飘然而去,稳稳地到达池湖的上方。反脸一望,池中有鸳鸯几双,还没来得及取出相机,翅影已越狭谷了。

        沿溪上行,又见水潭和瀑布,瀑声很小,看不出壮观来。瀑边都是悬崖,我们只得绕道行走。右边有小道,蛇形而上,树高林密,没有小灌木和荆棘,路很好走。不一会就到达了最上一瀑布。

        这瀑布十分高耸,泉水自上如扇形,纷纷跌落而下,在潭面如“大珠小珠落玉盘”,飞水漫如烟,形成雾气,似“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在这里我们真正体会到了大自然的巨大魅力!这潭叫龙塘,其名是有来源的。传说,古时候有人至此摞山(也就是套野兽或打猎),摞了几天也没套到,可人一走,总听到野兽在那里嚎叫。走近一看,却什么也看不到。有人提议就此静侯。半晌之后,突现一黄龙从河潭里爬出来,然后又顺着潭子边那棵榉木树上到树杈,这时雾气升腾,那龙“轰”的一声,乘雾走了。还说那是条黄龙长满粼甲,有四条腿,全身黄中带红,口嚅白雾,头上长角,角边长着一顶芙蓉冠子。又还说,那龙被人惊动了,又出走了,否则当地又要出皇帝了或至少出点小官。

        打我晓事以来,我可从没知道当地会出什么官儿,就连村官也没出过。我想原因可能是惊动了那龙的原因……这叫笑谈。

        说实话,我非常喜欢这里的风景,喜欢那里的风光,那个美丽的狭谷流水,那个神奇的传说故事,那堵鬼斧神工的山崖。

        我对我的朋友说:退休之后,就去那里修几间草棚,搭几处木桥,养几只鸭鹅……

        谁知,我们回来时遇上一场大雨,我成了落汤鸡,山谷雾气升起,把谷底填成了云海,我在山尖上,他们都说我成“仙”了。

 

0一六年五月五日于偏桥古傎

贵州省施秉县苗学研究会 吴安明(笔名/紫夏)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8551110535

8551110535

在时间的荒野,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于千万人之中,去邂逅自己的爱人,那是太难得的缘份, 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在彼此不断地错过, 错过杨花飘风的春,又错过了枫叶瑟索的秋, 直到漫天白雪,年华不再-----

日历

« 2017-09-22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48446
  • 日志数: 413
  • 图片数: 34
  • 书签数: 1
  • 建立时间: 2008-01-08
  • 更新时间: 2016-05-2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