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少将师长龙正才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8-23 21:31:46 / 个人分类:苗族精英

       光绪十七年(1891年)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博士郑毓秀出生,中国现代史最著名的学者之一胡适出生,国民党爱国将领,抗日名将张自忠出生……这一年在我们苗寨里,抗日将领龙正才将军也出生了。那时,离咸同苗族起义失败也才二十多年的时间,社会没有稳定,起义失败之后四处逃离故土的苗族还处在游荡之中。之后的几年里,人们为了生计而四处奔波,龙正才的父亲听说施秉高碑那地方也由于战争的硝烟刚散尽,出走的人留下了大片大片的土地没有人耕种,他带着全家老小,几经周折最后迁居施秉高碑的黄泥垴。

阴差阳错当了国军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的某一天,在施秉县东面的高碑村潕阳河畔的一个山谷里,蓝色的烟雾正袅袅的升腾着。篝火的四周正在围着一群衣服烂缕的穷人,正在狼吞虎咽地吃着大块烧肉。肉香的味道随着微风散漫于山谷之间。一位十四岁的少年正在这山谷里放牛,当他闻到那缕缕的肉香味,嘴馋起来。这山野里何来如此之香味?于是他寻香而去。果不其然,他找到了那伙正在吃肉的人。他远远的站着不敢靠近,口水在不断的往肚子里咽。一个盗贼走了近来,见他一身也烂衣披着,就问: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想吃肉了吗?他点点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慷慨地将拉他拉进了篝火旁吃饭,这可是他平生第一次荤菜饭。这个小伙子苗名叫“麻受”,汉名叫龙正才。吃完了,那伙人对他说:可不能把吃肉的事说出唷!他点头称是。

        世界上可真的没有免费的晚餐,只隔几天的时间,他,以及那伙人同时被抓了起来,并送到了镇远府城去了。此时他才知道,那天他吃的肉是盗贼们偷来的猪杀的,因正才见到盗贼们怕露馅,才请他一并入伙吃饭。他们在镇远府关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中国变了天地。袁世凯当上总统,民国开始了。因为是盗贼,即便改朝换代,盗贼之罪同样受惩罚的。行刑的人是贵州省防军巡防营何绍孔。行刑那一天,镇远府城人山人海,满街都是前来观看被砍头的人。前面,锣鼓敲打着,枪朝着天空上鸣放。一群衣服烂缕的犯人五花大绑着,那绳索的处,血色模糊。大家都埋着头被拉扯着行走,头密密麻麻的长着头虱,令人毛骨悚然。这伙犯人中自然就有龙正才,只是这小子并不埋头,而是挺起胸,昂起头在行刑队伍中。何绍孔骑着高头大马,神气十足。看到他这付不畏死的模样,就拉回马头,问行刑的人,回答说:那小伙子说没偷,他只是得吃而已。何绍孔说:苗族人真可怕,难怪他们的先辈敢与清庭对抗,杀了好绝后患。

        行刑的地点在大菜园,行刑前犯人都要面向里山,而龙正才则转过头来,面向枪口。何绍孔的一个下手十分赏识龙正才这样的性格。就对何绍孔说:长官,可枪毙其他的,枪口对准他,可不要开枪,我要看看他有多硬。枪鸣之后,其他人应声倒下。而龙正才脸不变色心不跳,眼睛直望着枪手,让枪手恐惧起来,手颤颤兢兢,枪几乎都掉下来。那个排长马上叫人们松绑:好样的!从今你就是我的勤务兵了。何绍孔也放过了这小伙子。就这样,龙正才阴差阳错地穿上的军装,成为国军的新兵。

龙正才出生地:黄平县瓮板村

国难当头打了鬼子兵

        龙正才是苗族,他的苗名叫“麻散”,写成苗文就是“mal lal”。他是个文肓,开始只会拉马。后来他开始学习文化。他读书很用功,头脑又聪明,待人又诚恳,为人厚道,深得长官的喜爱。辛亥革命之后,他从黔军的一名马前卒,调到广西去,并在广西桂林的大元帅府里成为一名卫兵,十二天之后,他提升为班长,民国十四年,任少尉排长,民国十六年升中尉排长,三年之后到了上尉连长。官运一路享通。

        1931918日在中国东北爆发的一次军事冲突和政治事件。冲突双方是中国东北军和日本关东军,日本军队以中国军队炸毁日本修筑的南满铁路为借口而占领沈阳。事变爆发后,日本与中国之间矛盾激化,而日本军部主战派地位上升,国会和内阁总理大臣权力下降,导致日本全面侵华。几年时间内,东北三省全部被日本关东军占领。“九.一八事变”之后,蒋介石下令“将讨粤和剿共计划,悉行停缓”。此时,国民党军队更是需要部队人才,民国二十年(1932年)龙正才被选择送入黄浦军校第五期深造,当时周恩来是军校的政治部主任。毕业的时候,发有黄浦军校同学录。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学成归来后,荣升少校营长,不久又被送到南京高级校官班学习毕业。此次学习之后,他并没有再去广西,而是回到了贵州的遵义,1938年调任一四0师中校副团长,部队驻扎在遵义桥盐业工会。他知道1935年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曾路过此地,播下了革命的种子,也知道共产党是为穷人打天下的,所以他曾经支持过中学生参加红军队伍。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的开始,国难当头。他与自己的士兵喊出了:“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的口号。为挽救民族危机,他带领着贵州兵参加了台儿庄战役。当时龙正才是国民党三十七军一四0师七0团团长。因他为人正直,又关心士兵,生活简朴,平易近人,身着士兵服,脚穿草鞋,深受士兵爱戴。因此打起仗来,士兵们都十分卖命。在一次战斗中,他带的贵州兵居然消灭了日本鬼子一个团,军威大振,他的名声外扬,得到了军长陈沛的赏识,并获得了奖赏。

龙正才居住地:施秉县黄泥垴

国民党内讧成了牺牲军

        我们知道国民党内部派系林立,互相之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这也是导致它在抗战胜利以后讯速败给解放军的主要原因之一。罗奇(19041975)广西容县人,字振西,早年曾入广州政法大学法科学习,1924年投笔从戎,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学习。后参加国民革命军,曾任第2师第6旅旅长。19375月,被授予少将军衔,任陆军第95师师长,1943年任第37军军长;也就是这样一个军长则是一个反共的坚决支持者,他对于龙正才这样一位抗日者是不满意的,因为他在黄埔军校时是周恩来的学生,又在遵义驻军时鼓励过学生去参加红军,主观判断龙正才就是共产党的人。必须得找岔子出难题难为这位苗族军官。

        有一次,罗奇抓了几个“俘虏”,要龙正才审理,仔细打听才知道这几个“俘虏”居然是几个贵州兵。他想:国难当头罗奇还出这种不可思异的难题来,实在不符合国共合作之抗日政策,一气之下,他不仅不审,还叫自己的一个连长跑了这些贵州兵。罗奇知道,这还了得,放走了“日军”是犯罪行为,是要砍头的,要龙正才亲自去枪毙这个连长。龙正才也不是个软饭的人,他将计就计,半夜行刑,打了一副棺材,挖了一个坑,带着几个兵,噼里啪啦朝天几枪,然后又唏里哗啦将这位连长给“埋”了。真是无巧不成书,这个被“枪决”了的连长,逃跑时不走偏僻小道,非走大路,偏偏又被罗军长的营长看到,虽说没把这连长抓回,而是直接禀报连长逃跑的事。罗奇不依不饶,而龙正才才不吃这一套:是我亲自枪决的,谁说是放跑的,那请他把这个人找来作证。

        剪不断理还乱,连长是找不回来了,罗军长又心生一计,他找了一个营级的军官,有意说给龙正才找到一个会烧贵州菜的厨师,说是派这个炊事员做点符合贵州兵的口味的饭菜。双方一对话,北方口音,而且说话十分老练——很明显就是一个特务头。心想:我是一个抗日军人,为什么总是要来监督我的一言一行,难道抗日有错?趁着“欢迎宴”, 杯觥交错间,这“炊事员”二两之后,露了马脚,依龙正才的性格,这种人不杀难平心怒,于悄悄干掉了这家伙。军长那边好多天听不到“炊事员”音信,便派三七军的毛定桥师长去打听也不见结果——知道又被杀了。在一次团以上的干部会上,毛师长说:“龙团长的“炊事员”不见了,肯定是共产党员。另外,原来龙团长杀的那个连长既然是杀了,也得必须验明正身。”争执之间,毛师长这次动真格了,他叫一个旅长去验尸,果然真情暴露,军部要处决龙正才。毛师长想必是有“良心”的,他在军部面前,假装解危,最后只撤一职,免去一死。龙正才知道,这一死是免不去的,杀戮也可能是在随时之间。几天来,他的院子周来了不少的陌生人——毛师长已按排了好多的人要来刺杀他了。龙正才早有准备,他对于来的人都十分警觉,他叫警卫营做好一切准备,如果真出现了这些事,他也只好以牙还牙了。不巧,这种事果然不出所料,一个“好心”的旅长带着一伙荷枪实弹的人前来“请”龙正才吃饭了。他想:自己已无职无权,哪有那样的好心人,一不做,二不休,他不仅杀了这位“好心”的旅长,也同时将他的这些荷枪实弹的兵也给消灭了。

        在别人没有发觉的情况下,他带那些忠于自己的那些贵州兵,漫无目的地远徙乡。

        一个人忧伤落寞时,总是伴随凌乱的心情。虽然自带一伙兵,可孤独尽染,哪里才是他的归宿?有几百好兵要吃饭呢——究竟去哪儿好?此时他没有了主张。而这些兵多是从家乡带来的,有的还是苗族子弟,他们为抗日而来,没有了钱粮,他一路向东行走,无所适从。他碰到共产党的军队也打,遇到国民党的兵也击。没吃的,地主家也抢,百姓家他也劫,是个活脱脱的“匪军”了。在原来的军队里,有人说他回了贵州,也有人说他去了北方……其实他的部队去了上海,蒋介石得知这一消息,认为大敌当前,龙正才的队伍又是个打硬仗的军队,于是千方百计找到了这支队伍,并提升龙正才为104师副师长,而他的上司居然是那个曾想暗杀他的毛定桥师长。大家不计前隙,合作共事了罢。

        一九四五年,龙正才到了第九战区,并荣升为独立第三师少将副师长,这时张涛是副师长。当时国民党对兵员少的团要实行整编,龙正才借机辞职,带着家眷回归故里,隐居在施秉县城北部的上瓮哨村。

龙正才隐居地:施秉县上瓮哨村

不仕不官也要做点好事

龙正才是国民党的少将军官军衔,在部队算不上大,可在我们地方确实是个大官了。他没有腰缠万贯,但做点好事是可以的。所以,人们借着他的威望,要他处理一些地方问题,深得地方的好评。

位于施秉县双井镇清水江北岸边的平寨村,是一位乡村集,是一个热闹的水码头商埠,早在明清时期就出了名的。一九四六年,黄平县谷陇区乡上克麻塘的雷定章(雷定章又名雷当久,解放后任黄平县政协委员)是个诚实憨厚的民间小商贩,他常到平寨场去卖盐巴。有一天,平寨当地大地主傅家被土匪抢劫,傅家误将雷定章抓了起来,并送到施秉县政府,要求给予治罪。好多人愿出来担保,黄平县还派了参议员雷震(雷震曾是龙正才的军务秘书,他曾率领的120余名苗族子弟参加龙正才的抗日队伍)到施秉交涉,但都无济于事。雷震找到了龙正才,龙二话不说,也就去找施秉县长许中杰。那时判案并不是“以事实为根据”的,而看谁的势力大,谁就是赢家。这边傅家有损失,可以同情,势力大,但没有根据,也不能放行。而那边是个百姓,没有势力,没有做的事被诬告可能也要治罪。龙正才走近县衙,许中杰一看,就知道这个国民党的少将军官来了,他懂得龙正才的性格,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只得毕恭毕敬等待问讯。傅家见来者势力更大,也不敢多说——知道这案子无望。龙正才把来龙去脉说明了,许中杰县长只好把雷定章放出狱了。

黄平县新州区黄飘乡雷氏叔侄,因家庭耕地分配不平而闹得不可开交,双方发生多次械斗。官司打了五、六年,冤屈越打越深,仇恨越结越仇。县长都换了三届,他们叔侄双方行贿大洋(银元)都几千元,而矛盾和问题都得不到解决。龙正才一去,请两家把矛盾的交点摊出来,当机立断,给予了解决。双方和好如初,而他却分毫不取。

因为龙正才处理了很多的民间纠纷多,威望高了起来。有的地方豪绅更是怒目横眉恼火。你想:你一个施秉人,跑到别人的地盘上去处理问题,实在是看不起那些地盘上的人了。比如黄平县谷陇区的王光甫,是个十足的地头蛇,他就不满作为区长分内上的事被一个外乡人来办。当他得知龙正才虽是个少将军官军衔,但不在职了,还来管这么多的事。于是,他找了很多的借口,硬说龙正才是个共产党员,这事惊动了省国民党党部特务机关,并不断派人来监视他。要他一定交出能证实不是共产党的证据。他当机立断,拿出了在黄浦军校第五期毕业的证书和同学录给他们看,此事才算了结。

龙正才故居

看不见方向的流浪儿

        19466月,蒋介石单方面撕毁双十协定,对中原解放区疯狂进攻,全面内战爆发

        刘伯龙(1899 1949),国民党陆军中将。贵州龙里人,原藉施秉溪口。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历任黄埔同学会纪律股股长,是康泽系要员,国民党清党审判委员会委员,复兴社中央干事会干事,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别动总队参谋长、代理总队长。194012月,刘伯龙授陆军少将,28师师长,入缅参加抗日作战。后任中央军校教育处长,第89军中将军长等职。1946年刘伯龙率兵进入黔东南,说是"清匪",其实是想招安当地少数民族自然领袖,将地方武装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扩大自己实力。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将当地一些有能力而又熟悉乡情的人招到自己身边,如将黄平县苗陇乡苗族人雷震作为自己的情报参谋,将施秉县翁哨村的朱某作为自己的贴身警卫,任命苗族自然领袖潘致祥、邰秀中为清水江河防指挥部警备队负责人,等等。而就是这个时候,龙正才也同时进入了刘伯龙的视线,把他拉进自己的队伍,之后龙正才先后任八十九军新编独立师少将旅长、少将副师长等职。一九四九年十月,八十九军败退广西,后到老挝,被老挝的军队打回了贵州罗甸,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率部投诚起义。不过,此时的龙正才心里并不平静,因为部队里充满着一种怀疑的气氛,有人说,象他这种多次与共产党军队作对的国民党军人是要被杀头的,而他也根本不了解共产党的政策,心里充满着矛盾和害怕。他想:如果真是要被杀头,那何不带起自己的队伍逃生去?这时他把队伍又拉了出去,躲到了广西十万大山,得过且过——目的并不是要对抗共产党的部队,而是要延续自己的生命。由于解放军来势太猛,自己的兵力基本被摧毁。在希望破灭的情况下,他对自己队伍说,你们跟着我好多年了,共产党的军队也来得太利害,大家解散吧,如果共军还要你们,那你们就尽快去投降,我是无望了。说完,含着眼泪向天鸣枪,然后三五成群,各自散去。

        龙正才如惊弓之鸟,带着一种恐惧心东躲西藏。他没有一点可以远去的银两,只得靠卖药,算命这种把戏苟且偷生。儿子龙家华知晓党的宽大政策,他希望能找到他,当他儿子找到他时,龙正才衣物烂缕,皮瘦如骨,饥肠辘辘,完全没有一点昔日的威仪。儿子的多次说服,他又才免强向政府投诚自首。

        回到家的龙正才当上了老老实实的农民。因为他有文化,当地的学校时常叫他去教点书,他有点音乐知识,因而经常在学校教学生唱革命歌曲,老师和学生都很喜欢他。他每月都能领到政府发给他生活费,他十分感谢共产党给予他重新做人的机会。他于一九八二年去世,终年九十一岁。

        龙正才出生寒门,一生行武。在风云变幻的年代里,他从一名放牛娃到国民党正规部队的将军,从一个被歧视的苗族人成长为一位上层人仕,这在过去实为不易,在当地苗族人的心里,他也算是一个英雄。是的,特殊历史条件下,他有光辉的一面,在国家民族危亡之时,为打败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累立战功,也因此一再荣升。他也有不光彩的一面,他为国民党所利用,与人民为敌,起义投诚而又叛变,到了穷途末路时又妄想隐度余生,实在可恨可悲可怜可叹!然后,他始终是一位来自于苗乡的苗族历史人物,他是好样的。他身居高位,可他也有与众不同之处,他办事认真,生活廉洁,没有旧式军人那种酒色财气的毛病,他能与官兵同甘苦共患难。他高官但不厚禄,卸任时算得上两袖清风。在隐居时能为民办事,与民同乐。跌宕世间的一生,让我们也感觉到凄艳绝丽。

                  0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于偏桥古镇

                 作者:贵州省施秉县苗学研究会/吴安明(笔名/紫夏)

                 手机:13378551572

                 邮箱:wam520sb@163.com


TAG: 苗族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8551110535

8551110535

在时间的荒野,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于千万人之中,去邂逅自己的爱人,那是太难得的缘份, 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在彼此不断地错过, 错过杨花飘风的春,又错过了枫叶瑟索的秋, 直到漫天白雪,年华不再-----

日历

« 2017-09-22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48446
  • 日志数: 413
  • 图片数: 34
  • 书签数: 1
  • 建立时间: 2008-01-08
  • 更新时间: 2016-05-2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