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兄弟,还好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4-05 09:19:47 / 个人分类:感悟


——遥祭手足兄弟安德

 

        二弟走了,也是在去年的夏天。今年的清明节,我得要亲自去他的新坟,为他烧香化纸。放上一点酒肉,与他同饮几盅。算是给亡灵一点慰藉,也算是给与我手足兄弟一场的他,作祭奠吧。

        那天晚上,我迷迷糊糊的睡觉,一串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把我惊醒。我迅速提起电话,对方是弟媳,她哽咽着:你的兄弟不说话了。那快送医院吧!对方没有更多的语言,哀恸的哭泣——这已让我知道了结果。

        他们那样诚实憨厚的人,一副笑脸可人的人,怎么说去就去了呢?难道真的就这样突然离开了我们这个共同的世界,无声无息地闯入另外一个寂寞的世界去?据说,那天他还去加班回来,而且还看几集电视连续剧后才上床睡觉的,怎么叫人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呢?

        这对于任何人都会是撕心烈肺的,因为去得太突然了。这让家里人,特别是母亲、兄弟媳妇,还有两个正在读书的侄女侄子,更是一场灾难性的相别。

        台州,江南的一个城市,这里自然风光奇丽秀美,人文积淀深邃厚实,而且旅游的区位条件也相当优越。往东有“蒋介石故居”所在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雪窦山,北有“越中胜境”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绍兴和新昌大佛城相接,南有温州雁荡山,西有浙中金华双龙洞,兰溪诸葛村和东方好莱坞──东阳横店影视城,可谓旅游要冲、黄金地带。现在,以天台山为中心,涵盖浙东的二小时旅游经济圈正逐步趋于成熟,浙江旅游界为此编有“天台居中,游遍浙东”的顺口溜。这里的乡镇企业发告别得比较好,正因为如此,兄弟才跑到这里来,希望从中找到一点学费供子女读书的。

        我们是早上六点就从施秉出发了,到了贵阳换乘飞机直到义乌,又从义乌转到了台州。很晚的时候才到台州。

        殡仪馆建在一处山崖之下,苍松翠柏环绕着。兄弟就放在冰棺里面,几个打工的老乡默然围棺而座,相对无言。作为长兄,我不得不对着下跪。弟媳一脸的苍白,眼泪早已哭尽。今年的打工,他去得比较晚,好像为了弟媳的兄弟祭日,他才这样晚去的——弟媳的二哥也在这上前一年早世,这是一个何等的悲惨家庭,祸不单行,雪上加霜。他们分别都才是处于不惑之年呀。适正茂华年,何忍决然别离?云低垂雨大作天地心悲!

        为了能争取到一点养儿育女的生活费和学费,第二天,我们找了厂方,又去了其所谓为打工崽服务的劳动部、法律部门……一切都是白费,回答只有一个:他是死在车间,我们可以考虑,因为是死在寝室,我们只给点安埋费。要打官司你们只能慢慢的来了,十年,二十年,打赢了,给多少钱都行——这真是青天霹雳。此时,我们才知道人世间的冷漠,游走他乡的孤单与无助。没有法律公证,也没有人给你说话,你只能无奈地签着厂方已拟好的“永远不再厂方麻烦”的不平等条约,背着兄弟的骨灰,离开了那个好称“文明之地”的台州,灰溜溜的回到故土。

        遥忆当年,同缘兄弟姐妹,常年首聚,长谈忘眠。气昂昂,意气风发,声振振,评古论今。家族有读书的传统,父辈们曾读过私塾,除父亲去抗美援朝之外,他还有两个哥哥教私塾。也许是这样,父亲对我们要求也比较严,兄弟读高中毕业之后,因为受年龄的限制,他没有能进入师范读书。于是他学着和父亲干活。兄弟悟性很好,很会木工手艺,也曾拿着他的手艺帮助别人打制家具,立过房屋。他的房子几乎没有请过多少人帮忙,全靠自己一又手建成。

        八十年代初,那时刚刚下放田地,粮食十分的困难。虽说也还读书,我们就靠着周末的时间去山上砍柴进城出售。两兄弟拉一车柴进城,脸都晒得黑黑的。可守了一天,回家时只卖得五六块钱,售价好的那一场也得七、八块钱。都用于购买粮食吃了,饷午都舍不得花钱。在我高中毕业之后,我们是靠卖柴卖炭度日。有一年,弟弟说:哥,你大了,我们还是留点钱给你买条“的确凉”裤子吧。先买你的,到有点钱了再买我的。父母也同意了,一条灰色的“的确凉”居然让我先占有。可后来,我读书去了,他还和父亲一起卖柴供我读书。这再之后,他的那条裤子没有补上。这是我人生中最对不起兄弟的一件憾事。

        兄弟和弟媳感情很好,每每上山劳动都是一起去,一起回。他们有说有笑,我没有见到他们红过脸过。他们出门打工的时间不长,女儿大学读书,儿子也在读高中,这些都要钱。因为田地少,加之地方干旱,没有什么可以变成钱的,难以应付那高额的学费,所以才去江南。他们几乎每年都要回来过年的。每年的春节,我们都集中起来吃年夜饭。年过之后,他们把小孩有关学习的事情办好,也就才双双去江南的。其所谓“千经万典,孝悌为先”,兄弟做得很好。谁知,这去年这一别,也变成了永远,愕然了今之悲局!

        呜呼!生命竟如此脆弱,人生竟如此短促!

        你的子女没有长大成人,你把小家庭打理的井井有条,就在母亲最需要照顾、孩子最需要父爱,妻子最需要关心、兄弟姐妹最需要相聚的时候,你却匆匆走了,四十多年的光景带着遗憾静静地走了!留给我们的只有悲痛和怀念。

        兄弟,你在那边可好吗?当哥的只能写出这篇祭文,并谨以此文遥祭离我远赴天国的安德兄弟。

        音容宛在,永别难忘!

                                                         哥:安明 祭拜

乙未年己卯月庚戌日(公元二0一五年四月四日)清明节于偏桥古镇

 

作者:施秉县苗学研究会  吴安明(笔名 紫夏)

 


TAG: 天堂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8551110535

8551110535

在时间的荒野,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于千万人之中,去邂逅自己的爱人,那是太难得的缘份, 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在彼此不断地错过, 错过杨花飘风的春,又错过了枫叶瑟索的秋, 直到漫天白雪,年华不再-----

日历

« 2017-09-22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48424
  • 日志数: 413
  • 图片数: 34
  • 书签数: 1
  • 建立时间: 2008-01-08
  • 更新时间: 2016-05-2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