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氏家族:五百之后的牵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6-05 09:07:29 / 个人分类:感悟


       清明前夕,卡柳来了电话,说是他们家族要到紫荆村去挂青,要我给他们攝像,这让我愣住了。攝像没有问题,可为什么要到紫荆去挂青呢?卡柳家不是清水江岸的吗?他说,那里有他家的老祖坟——我想:或许某个时期,自己的先祖跑到那里去,死到了那里,就地安埋罢。

       紫荆村位于施秉县西北部,离县城二十多公里。我的老家也在那个方向,紫荆离我老家也不过十多华里而已,我对那个村庄比较熟悉。那里有一条小河沟,常流不断,河水清澈见底,里面长着很多的水草,小鱼小虾就躲藏在里面。当地的的汉人是不吃这些东西的。小的时候,我常和外婆去那里捞取那里的虾米和小鱼儿。当大点的时候,我又和我的伙伴又跑到那里去追蜂子。那里森林大,林子深,大蚂蜂砌成的窝子很大,所以收获不小。那些汉族人见我们从高大的树桠上取出蜂窝时,偑服得五体投地。送他们几个蜂蛹结得多的给他们,算是交个朋友,他们感恩不尽。从此,他们也学会了如果找蜂巢,又如何炒蜂蛹,又是如何找几个好友来分享野味而获取快慰的。这次去拍片子,算是给我一个机会,都三四十年之前的事了,那些童年的朋友还在吗?

苗汉共祭一鼻祖

       紫荆村是个很大的村落群,共有五个自然寨。我们叫它紫荆,其实当地人都叫“紫僵关”或“紫岗关”。“紫荆”可能是外人所误而已。这里就是《唐书》所言的“胡刀县”,“俗名偏刀水梓薑县”了。由此,可以看出,它的历史比施秉县的历史长了五百多年。明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明置偏桥卫后,它属湖广都司。因偏桥卫“地控黔、楚通道”,明政府在这一带驻有重兵。所以这一带出现了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哨、屯、堡、塘、寨、关等字眼的村落。其中“紫僵关”就是这样一个村寨。而当时的屯民屯军,构成了这里今天的村民来源。正如《贵州图经新志》所载:“本卫人皆江南迁谪”或“卫之士卒来自湖广”。

       卡柳家姓刘,他们家住在施秉最南部地区的清水江东岸。村名叫做冰洞,苗话称之为“郎松”,其意为溪水之下。这个寨子很大,有五百户之多,除了几户张姓外,全是刘姓,而且都是同族的苗族。这次他们去紫荆挂青,要求的只是每户去一人,因为人多了怕紫荆那边生活难以安排。那也是,五百多人的生活确实不好安排。

       这次到紫荆挂青人数比较多,加之有相当数量的人第一次去汉族地区,怕语言不通,又怕走落丢失,他们对名单认真作了分析后,按不同的顺序安排上车,并把每辆车都编上号,以便清点——十分的精细。男人倒不觉得,女人就不同了,她们要穿苗族服装,还要戴上银饰,想去汉寨亮一亮——也可以理解,别人真的没有见过。

       几十辆车子前行,有小车也有大巴,算得上浩浩荡荡。我是随其中的一辆小车去的,意思是拍拍那个村子的外景,以便制作影碟。当我们到离村子还有一公里路程时,他们的车队已从村中摆到了村外了。紫荆人还有人戴着红袖章在维持秩序。走近村子,道路两旁站满了人,看到这些来穿着苗衣,戴着银环自苗乡的人,他们和她们总是切切私语,表情严肃,还真是“没见过”式的。能见过吗?这里的好多人从来就没有走出过大山,更不说到苗寨了,他们确实没有见过这些穿得“稀奇古怪”的人。围观的有个老太就说:“县城的那种苗子我见过,这种苗子没见过,她们真有钱,衣服花花绿绿的,银子都戴到头上,颈上手上也还有呢”。说的也是,她把“苗族人”还叫“苗子”,七八十岁人了,相信她没有贬意,因为他们的上一辈是这样叫的,延续至今,改不了口子了。

       祭祀活动安排在村小学校,校内挂着横幅,上书“祭祀鼻祖刘世申活动”,红底白字,黑体笔划,显得十分的庄重。其右边立有关刘世申相关说明及刘氏字辈排列。字辈分别排列为:“永远世玉,登国起有(启友),大希绍(熙肇)志,乾坤必正,诗书继高,孝义传家。”从字辈的差异来看,只有“起有”和“启友”,以及“希绍”和“熙肇”。按当地百姓的话说,它们根本就没有区别——因为发音是相近的,要说错,可能当时没有记好而已。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古人已将这清明的天景说尽了的,不论是东西南北,大多在清明时节,总是纷纷雨落。今年亦然。不过,即便是春阳铺展或是春风和煦,心底纷纷细雨,总是萦绕在每个踏青人的心里。人总是要死的,天子万人呼万岁也同样只有那几十岁。他也同样把身躯融入黄土陪伴黄土,终归也魂归黄土,把生命化作一缕青烟飘渺在山间的野草丛里。人们只能发明这个叫“清明”的节日,让活着的人去怀念,任由凄感在心底蔓延萦绕。

       学校的操场不小,此时的祭祀活动显得十分的静穆。刘氏家族的族人在细雨这站立着,他们当中有男人女人、有老人小孩、有苗族汉族、有百姓和公务员。一个苗族女孩双手捧着一大束黄花站在列队的最前面,她代表着族人向先祖献花。主持人中有苗族,也有汉族。他们分别代表各自的家族在祭拜活动上讲话。讲话的内容自然是缅怀逝者,纪念亲人,感谢已故长辈的养育之恩或决心努力继承先辈的事业、实现逝者的遗愿,激励自我,做耕读之家,努力实现族群的梦想。

       祭祀活动完成之后,他们排队向先祖刘世申的坟墓行去。细雨还在下着,路还在延伸。刘世申的墓在紫荆关村南面一处土坎上。黄土起垒,前立石碑,石碑不是很大。碑阴刻竖字为“鼻祖刘世申之墓”。碑立于清代嘉庆二十二年(1781年),距今233年。由于碑文不清,只辩认出鼻祖刘世申出生于洪武年间,即1368年—1398年之间,距今至少600年,当时开国皇帝为明太祖朱元璋。由此可推断,600年前朱元璋开辟湖南至云南驿道之时,鼻祖刘世申作为屯军从外地来到紫荆关定居的。当队伍到达这里后,人们纷纷给这鼻祖献祭品,化纸香,点炮竹。在同一座祖坟面前,汉人有汉人的祭法,苗人有苗人的习惯。汉人以挿白为重,而苗人则要亲自宰杀鸡鸭供肉为主。炮竹将祭祀的人群淹没在烟花炮竹的浓烟之中。

黔东“彭城”刘氏的来源

       那天在祭祀活动时,发言人说,他们刘氏是从江西朱柿巷来的。后来,我和邰胜智老师进村子刘氏家里去调查,确信他们是彭城刘氏。因为在他们的香坛上,我们都能见到:“彭城堂刘氏门中历代高曾远祖魂位”之牌位。据有关史料记载,刘姓郡望达25个,其中有名的有18个,即彭城郡、沛郡、弘农郡、河间郡、中山郡、梁郡、顿丘郡、南阳郡、东平郡、高密国、竟陵郡、河南郡、尉氏县、广平郡、丹阳郡、广陵郡、长沙郡、临淮郡。堂号:彭城、弘农、沛郡、河间、中山、梁郡、顿丘、南阳、东平、高密、竟陵、河南、尉氏、广平、丹阳、广陵、长沙、临淮、豢龙堂、藜照;另有自立堂号,如:敦睦、敦本、天录、再思、树德、守三、青云、传经、五忠、恒德、庆元、怀贤、墨庄等。彭城郡,西汉的时候设立,当时将楚国改为彭城郡,后又改为彭城国,治所在彭城(今江苏省徐州市)。此支刘氏 是汉高祖的后代。是楚元王刘交后裔彭城刘氏派,该支刘氏分布范围较广,南北东西都有,但以北方较多。

       在明朝初,刘氏入黔有多种来路,一种是“征蛮填南”。他们是明朝洪武年间,奉帝命入黔征讨当地民族,而入藉贵州。征服平定后受封,于是屯兵屯民于贵州。这类刘氏在贵州西部比较多。如安顺、毕节一带。而另一种是由湘入黔的,时间有前有后,有的是明代之前,有的是明代之后。按照明初的行政划分,偏桥卫(现施秉县城)为湖广抽辖,其地位处在“滇前楚尾”, 也即《读史方舆纪要》(清•顾祖禹)载之:“偏桥卫  府西六十里,偏桥长官司南。西南至兴隆卫六十里。洪武二十三年建,隶湖广都司。今亦设卫本省,湖广仍设偏桥卫。卫当黔、播之咽喉,为辰、沅之藩屏。苗蛮有警,卫实当其冲。万历二十六年,播酋袭据偏桥,掠兴隆、镇远,楚黔路梗。事平后,益为重地余见上偏桥司。”也正因为如此,明朝政府在偏桥设立了“偏沅巡抚”。 长沙、衡州、永州、宝庆、辰州、常德、岳州7府,郴、靖2州由偏沅巡抚直接管辖。清朝康熙三年,湖广行省南北分治。康熙六年七月驻长沙的湖广右布政使改称湖南布政使,设立湖南布政使司衙门。雍正二年(公元1724),雍正皇帝将“偏沅巡抚”改为“湖南巡抚”,“偏沅”之官制自此废黜。而在明初至清康熙初年,在偏桥屯兵驻守者多是湖广之兵。按明永乐十一年(1413年)设置贵州布政使司,贵州正式成为省一级的行政单位之后划分,在贵州东部一带,入黔刘氏始祖当是刘文贵。

上图为天柱入黔鼻祖刘文贵之墓

 

       贵州东部的刘氏多是湖南刘氏中迁移而来的。湖南刘氏形成于宋代,来自江西吉安府泰和县,以刘玉盛为由赣入湘开基始祖,以刘玉盛之父刘先进为本族大始祖。据刘氏多种族谱记载,湘中刘氏的开基始祖刘玉盛,原籍江西省吉安府泰和县早禾市梅子村人。刘玉盛在北宋初曾任江南丹徒县令、汉阳府戎厅,后任邵州(今湖南省邵阳市)太守,因成绩突出,又升淮盐御史。退休后,刘玉盛因喜欢湖南湘中一带的山川,就带领家人来此定居。据《中华刘氏总谱》、《文质祖裔大兴公房刘氏族谱》及《湖南刘氏源流史》(第319页)记载,入黔刘氏始祖当是刘文贵,是刘玉盛第十世孙。因其堂兄刘文质到“元至正进士,授靖州牧”,“文贵辞父德隆母金氏,弃兄文富,偕次兄文才与罗邦周,随堂兄文质于湖南宦署三年。文贵率邦周同居住于贵州天柱安乐乡四图里(今邦洞镇)岩脚寨溪坎上……因以姓而取名刘家寨。”又据秦秀强《民间谱牒的历史价值——对清水江下游天县的考察》(2)载:“元顺帝末年有刘文贵、袁通全等人移民天柱”。 刘氏原为汉族,由江西入黔后,与溪峒人杂居,说侗语,与原住民龙氏、杨氏通婚,但记事、书写仍用汉文,兼有汉、侗之习俗。天柱建县后,县辖内住民,始有“王化”之统一管理,刘氏也融入侗族原住民之中,大约从清代中叶开始,刘氏对外自称为侗家人。新中国成立后,明清及之前移民到天柱,以及天柱的原住民均被认定为侗族或苗族,刘氏家族被认定为侗族,这就是天柱刘氏由汉族变为侗族的由来,这也是汉族融为少数民族的一个范例,也体现了中华民族原本一家血缘性。刘文贵,生殁未详,葬天柱刘家寨番花椅子形,有墓碑墓志。那么,紫荆刘氏与天柱刘氏是同族吗?没有直接证据。但是,有几个方面可以作为旁证加以证实而已。施秉紫荆刘氏和冰洞刘氏确系同族,且字辈相同。其二,天住、三穗、黄平和施秉刘氏历史人物,从明代始,其为“官”之中的人,大都有“世或嗣”、“必”、“诗”、“国”、“玉”、“正”、“有”等等。这是在其它“彭城”刘氏家族中少有的。也就是说,紫荆刘氏家族与这些人至少有某种联系。查乾隆《镇远府志》中有这样一些人可以作旁证。志第215页。明,守备,刘必仁,臻洞司人,安酋叛,以守备督兵赴省力距死之,礼忠烈祠。志第221页,乡贤传载刘必仁,必仁,县碑作“以仁”,见名宦。志第443页。雍正二年,(公元一七二四年,)甲辰科,刘世喜,进士,黄平籍人。志第475页,刘必昌,三十六年(公元1697年)天柱岁贡;刘世忠,五年(1666年)從征楚边,赐恩贡,后选石阡府教授,升北直束鹿县知县。志第477页,刘嗣隆,二十二年(公元1761年)恩贡。志第542页,镇远守备,刘国臣,贵州人,行伍……如此等等。尽管刘氏族人来来去去,多次由赣入黔或又由黔入赣,或为仕,或迁徙、或逃亡……我们相信他们至少在明代之初,在天柱已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家族了。即便是现在,除大量的牵出之外,石洞镇刘氏人口为数不少,大多是必弟、必亮之后代。

紫荆刘氏的传说故事

       现在我们又回到前文。从碑文中得知,刘世申生于洪武年间,殁于何时并没有写明。而且标明其为“鼻祖”,这就得让我们好好推敲了。始祖,有世系可考的最初的祖先;鼻祖:比喻创始人,或开寨之人。世申到紫荆居住之后,其后人称为鼻祖,当然无容置疑。但这个鼻祖从何而来,碑文只说他生于洪武年间,那他至少不是在这里出生的。也就是说,他在某个地方长大成人之后,才到紫荆的。查乾隆《镇远府志》,明代偏桥(现施秉县城)辖地的刘家庄(也就是现甘溪乡刘家庄),原为刘家庄塘,说明它既是个村,同时有“塘”,也就是个递传书信的地方。现在那个村还有刘氏祖坟,但没有姓刘的人居住。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从紫荆刘氏字辈排列来看,我们则又进入了另外一个“雾区”了。他们的字辈排列是:“永远世玉,登国起有(启友),大希绍(熙肇)志,乾坤必正,诗书继高,孝义传家。”而刘世申这个鼻祖字辈则是排在总字辈的第三位。说明他也不是开字辈之首。那么他的父辈的祖辈在哪里呢?是在甘溪刘家庄?在天柱?或是……我想,紫荆刘氏是从甘溪刘家庄迁出去的可能性更大。

       刘世申有两个儿子,长子刘玉才,次子刘玉石。刘玉才定居紫荆关,发展成现在的紫荆关刘氏子孙,仍为汉族;中间立有碑的那座古墓,就是刘世申墓,右边为长子刘玉才墓。次子刘玉石迁居今剑河县革东镇。刘玉石过世后,葬于革东镇河对面山上,其子刘登明、刘登亮迁居今马号乡六合廖洞寨。刘登明、刘登亮过世后,其子孙分散居住,发展成现在的冰洞、八埂、溪口、屠户山、冰溪等刘氏家族,与当地苗族同胞通婚,已演变为苗族。现在整个家族达七百多户人家。

       关于刘世申之次子刘玉石这怎么样变成苗族的,其传说有几个版本。据卡柳先生说,刘玉石原生活在紫荆村,因为好学,懂得文化,他成人之后跑到清水江一带教书。由于长期与苗族人打交道,后来学会了苗话。在他当婚之时,这个先生就地“取材”,娶了个苗族姑娘为媳妇。当他将这个媳妇带回紫荆时,家族看不起他们,村里人也另眼相待。于是,他带着老婆回到了清水江,并发誓不再回紫荆。

       另外一个传说是因为从军。贵州明代戍边,多是压苗的。清水江一带是明清时候的所谓“深苗区”。因此,明政府建立军屯民屯之后,凡所设哨、铺、屯、驿站均由屯里抽人守护。清水江为“九股苗”所辖区,必须派人戍守。刘玉石被抽入伍,进到台江革东(现为剑河)屯兵。他到了那里之后,觉得当地苗族并不是那么坏。一来二往之间,与苗族结成了朋友。后来,干脆娶了个苗家姑娘为媳妇。紫荆刘氏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将其开除族藉。无奈之下,刘玉石发了誓言:我们是弟兄,你我互不相认,等着吧,五百年后,你会来找我的。事实也是这样,当这个家族相会时,正是贵州建省六百年之际。这个共祖的苗汉家族确实在五百年之后,又才走到了一起。

       前世五百年轮回的等待,换来了多少代人的守护,守一份约定:一个家族从分分离离,到永远的幸福牵手!

0一四年五月三十日于偏桥古镇

 

贵州省施秉县苗学会  吴安明(紫夏)

邮箱:wam520sb@163.com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8551110535

8551110535

在时间的荒野,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于千万人之中,去邂逅自己的爱人,那是太难得的缘份, 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在彼此不断地错过, 错过杨花飘风的春,又错过了枫叶瑟索的秋, 直到漫天白雪,年华不再-----

日历

« 2018-05-27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56143
  • 日志数: 413
  • 图片数: 34
  • 书签数: 1
  • 建立时间: 2008-01-08
  • 更新时间: 2016-05-2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