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洞:苗疆古镇话沧桑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1-11 21:38:08 / 个人分类:行走天下




 
       到施洞很多次了,但总是静不下心来为她写点什么。那条古街,那块临河的乡场,那个守着银饰摊叫卖的阿婆……总是在自己的心中不能忘怀。一年复一年,那个叫独木龙的节相片照了一摞又一摞,可总是找不到一点激情。也许是自己笔触笨拙,或许是那里的景致没有看够,反正,我总是觉得不好下笔。
有天,我的一位朋友打来电话,要我还是写一点施洞吧,还说台江县要引资35亿打造施洞景区。且说马上就要动工。可让我愣住了。“打造”的含义是什么?是不是又要将其“打造”成千城一面的小城镇了吗?
       施洞,是台江县的重镇之一,要从历史的角度来说,它应该比县城的台拱更具有战略意义。因为它依附着清水江这条苗族的母亲河,而又挑起了古代南来北往的交通大动脉的重任,有着苗乡桥头堡的作用。台拱,是清代“雍正十一年(1733年)讨平之,建设城于台拱寨,设同知驻其地”。而施洞,在元正二年(1342年)就纳入前江等处军民长官司了。因而,它比起台拱来重要得多。
       为镇守这化外之地,明清时的镇远府,就将古驿道从镇远修到了马号(施洞对岸),并一路设苟屯、斑鸠哨、后哨、上水塘、黄东埔、江元哨、响水屯、平定营等哨塘铺这样的军事机关加以扼制。那时这一带的苗族都将其称为黑苗。《镇远府志》(乾隆版)载:“黑苗,在镇远之清江(剑河)、台拱(台江)、胜秉(原施秉县驻地)皆是。其山居者,曰山苗,曰高坡苗。近河者曰洞苗。中有土司者为熟苗。无管者为生苗。衣服皆尚黑,故曰黑苗。妇人绾长簪,耳垂大环,银项圈。”说的就是这些苗民。清朝开辟苗疆的时候,一直把施洞看作是遏制苗疆的喉咙之地,多次与起义反清的苗家义军交战、争夺,留下一段段血雨腥风的军事故事,其位置的险要非同小可。
桥梁史话
 
       施洞很美,美在她有清水一道。夏日的早晨,你站在河对岸的山坡上,清水江自西向东而来,乍一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它没有黄河水那种“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壮观。但来得平静,显得温柔。在薄雾濛濛间,有川流不息的大小船只由远而近,穿过大桥到了眼前则又折南而去了。平静的水面刹那间变得波光粼粼,随波逐浪的一群大鹅并不惊恐,而只顾追逐着跃起的小鱼。勾赢是岸边的渔翁,他每天都赶着那五六只鸬鹚出去,就在这个时候也回来了。鸬鹚站在三板船期的棚架之上,任凭小船的波。而船头上放着一篓子的鱼。船还没靠近码头,就被岸上的几个鱼老板蜂拥而至了。
现在要过施洞很方便,高处有斜拉桥,低处还有渡船。当然,你要看景,还是上斜拉桥上去。那里能看到施洞镇的全貌。
       谈到施洞,我们不得说说施洞的桥。过去清水江两岸植被比较好,河水比现在大,两岸苗族同胞往来全靠渡船。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中国工农红军因第五次反“围剿”胜利无望,决心进行战略转移,开始二万五千里的长征征途。1934年12月22日,红三军团、红五军团长征到施洞时,曾在这里休整三日。时间虽然短暂,但他们在这里受到苗族人民的热烈欢迎,留下一个个激动人心的故事。几位江西籍战士上街利用短暂的时间宣传革命主张和政策。当地百姓听说他们是江西来的,也便和当地的苗民认起“老乡”来。因为认“老乡”,彼此之间拉近了距离。有些农民还拿粮食、蔬菜、酒肉、油盐、布鞋、草鞋等物品送给红军。而红军,时时刻刻坚持“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遇到苗族同胞送物品,不但折价成钱付给他们,而且还将没收财主所得的粮食、财物分给群众,更让群众受宠若惊。不少年轻人就此报名参加了红军。24日,苗族同胞听说红军准备架设三座浮桥过清水江时,纷纷前来支援。懂木工手艺的拿出刨、锯、凿过来修建,有木船的人家划船来架设,还有的人家折了木料、门板扛过来铺设……船工张荡东等十多人,亲自跳进寒冷刺骨的河水中,与红军工兵一道搭架浮桥。在老百姓的帮助下,半天时间,三座百把米长的浮桥轻而易举地搭成。这浮桥可能就是施洞最早的桥梁了。
       上世纪50年代,镇远至台江县际公路的建成通车。也可能是经济的原因,桥梁没有修成。当时的人们就在一个叫“天堂”的地方筑起了渡口。那时的渡船是用木制作的,只能承载五吨左右的汽车。卡柳的父亲是划渡船的人,从他参加工作那天起,一直都是在这里度过。凭借清水江边长大的优势,他熟悉了如何摆渡。但五六吨的车还有十多吨的船体,要想让这庞然大物,横渡清水江也还靠七八个青壮年船工肩扛手曳才能过河去。三十多年过去了,时间推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摆渡的技术有了提高,人们在河上方拉了钢绳,用上了滑轮。1985年换成艘铁船。铁船省力,载重量也增加,船工们高兴得眉开眼笑。
2004年03月施洞大桥——钢筋混凝土箱式拱桥正式动工。2006年8月25日,随着施洞大桥的正式通车,运行半个世纪的渡口与大桥完成了岗位“交接”。贵州最后的公路渡口从此消失了。贵州交通史上最后一个汽车轮渡船“退休”。从浮桥到木轮渡船,到铁船再到钢筋混凝土箱式拱桥,时间跨越了半个多世纪。这其实就是一个历史的发展轨迹。有人留念曾架浮桥给红军过路的快慰,有人纠结着习惯摆渡时那带有情感的个人情节,还有激起着感恩这“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叹服……但美丽的施洞渡口曾经为昨天所作的贡献将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中。
老宅春秋
 
       2011年3月,因为参加了台江的姊妹节活动,在一次民间的饭局上,一位姓张的人无意中谈到苏元春,他说,苏的老婆还有坟墓在施洞呢。这引起了我的好奇,苏元春不是葬在镇远的羊坪吗?他老婆还在这里。为了视其真伪,我由施洞大桥往山上走,跑了几个山塝,凡属好点的坟墓都认真去看了一遍,都没有找到一点蛛丝马迹。又失望的回来。一老农赶着水牛打我面前过,我问他,知道苏元春夫人的坟墓吗?他沉思片刻,回答不知道。他走了大概十多米后,又回过脸来问我,是不是嘎兰苏家爱人的坟墓?我马上回答是的。他用牛刷棒往下一指,嘎兰苏的老婆就在下面。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那苏元春夫人墓就路坎下十多米的地方。苗族将“官员”都叫“嘎兰”。带上官员的姓,就是某某官员了。百姓确实不知道苏元春、席宝田,但说到“嘎兰苏”和“嘎兰席”他们都知道。
       我原以为清朝官员的墓会高大得很,其实不然。难怪我找不到。这是一片耕地,有田有土。田地的水清澈见底,春暖后的科蚪黑压压的,东一大窝,西一大片。土,绿黄相间,蜂舞菜花。古墓就在这土坎上方。墓为土封石围,封土有4、5高米。前面的碑却显得十分的小气,这可能是入乡随俗的缘故吧。有主碑和墓志铭。主碑上书楷体“皇清诰赠一品夫人苏母谢老夫人之墓”,立于清光绪元年。主碑两侧各有墓志铭一方。左边不知是蹋土淹没或是被人抬走,已不见了。现存右侧墓志铭。阴刻隶书21行,326字。文字镌刻得十分的清秀工整,有点类似于汉代的书简。文字主要叙述苏元春如何到此地剿苗,其夫人又是如何此地得病之类的事。站在墓前远眺,还望东方,尽头就是高耸入云的金钟山。后来查资料得知,苏谢氏,是湖南挹阳人,为提督苏元春原配夫人。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随夫驻防,同年卒于施洞。据传,其谢氏夫人天姿国色,24岁时死于难产,埋葬于此的。墓前有一个100多个平方米的圆形祭拜台。以墓为中心,在方圆50米的周围有一条青石围墙,是当时苏元春用银子买下来的百亩良田的界线,其势力和地位可见一斑。2001年一品夫人墓被盗,墓碑处被挖掘2米之深,丢失金银财宝无数。对苏元春,当地百姓不想多说,但对于这位夫人,苗人还是有同情心。有人说,谢氏太美了,她对苗族没有恶心,有时她还穿着苗族服装。所以,当地人在她周围的坟墓挂青时,还顺便给她的坟墓插上几柱香,烧几帖纸。
       说到古迹,我们不得偑服施洞苗族人的智慧,他们不象有的人那样将封建的东西“革”掉,铲除。而是悉心地呵护着。正因为如此,施洞至今留下了大量的文化遗迹。其中主要建筑有苏元春公馆、两湖会馆、刘家祠堂、张伯修公馆、肖炳之公馆、杨和清窨子屋(苏公馆、两湖会馆为省保单位,后四个为县保单位)和民居小四合院等建筑,至今保存较好。
       在施洞的柏梓坪自然村,有一座临街区的建筑,前面是门阁,两重飞檐,小青瓦加盖,门阁楼的左右两边分别挂有牌子,一块叫“中国苗族文化研究基地”,另一块叫“苗族博物馆”,走进阁楼之后,一幢木楼装饰得自然得体,这就是两块牌子的主楼。它是利用一幢旧房改造而成。里面除有办公室,起居室外还有苗族文化展厅。展厅分为“生命美丽厅”、“生命平等厅”、“生命神圣厅”等等。展出了苗族各种生产生活及习惯用品。从文字介绍来看,其实物所展很有个性——因为它以一种全新的视角,诠释了苗族人生活和文化嬗变的全过程,体现了一个人类学研究学者的良苦用心。这个馆藏是由一个叫安红的女学人开办的。我不知道,一个在省城里呆得好好的人,为什么要跑到这地方来做这样的事。但我想:她是明智的,施洞的苗族传统文化如此的丰富,能有不打动人的地方吗?
       从馆藏的背面走进去,这就是苏元春公馆了。我不知道现在会怎么样,反正我去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阵阵惊惶的。这是一个由大门、前、中、后院组成封闭式三进院落。院子已开成了土园子,种上了玉米、瓜豆之类的植物。窗子七零八落,有的半挂在壁上,而有的则躺在地上。蜘蛛网到处牵挂着。一些不知名的滕本植物从窗框爬到了屋檐之下,叶却很茂盛的。一只黑糊糊的蟾蜍可能怕热,从刻有精美图案柱础下走了出来,让人心惊肉跳。反正已进来了,当然也要看个够。我的相机当然也要迅速的拔动快门。整个公馆为三进三幢五间单檐悬山顶木结构建筑,四周风火墙围砌,墙内依次为院坝,前厅,中堂,后院,天井。我一直走到了天井后,才快步往回走的。快走出大门时,抬头一望,左边的封火围墙跨蹋的半墙砖上,我看到一株爬墙的榺本花卉来。在茂密的叶子里,透出一朵朵紫红色的小花,在阳光下,显得那样鲜艳,那样美丽。
       苏元春(1844-1908),号子熙,广西永安(今蒙山县) 人。单武出身,同治六年(1867年),随席宝田率湘军入黔镇压张秀眉领导的苗族农民起义,时任总兵,后升广西提督。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苏元春率毅新军驻越南之谷松。随冯子材部在广西镇南关(今友谊关)大败法军,授轻车都尉,加太子少保。1885年1月,侵略军头子波里纠集两个旅团16000多兵力,发动谅山战役。在冯子材、苏元春率领下,向侵略者发起进攻,激战两天两夜,毙伤法军2000多名,缴获大批枪炮弹药,取得了震惊中外的“镇南关大捷”。由于搞战有功,获清朝廷赏赐,晋封为二等轻车都尉,及额尔德蒙巴鲁勇号,赏加太子少保衔。1904年,刑部将苏元春“克扣军饷”事查明是因公挪用后,于6月10日奏报清庭,请减其罪。清王朝改判苏元春为充军新疆。这样,苏元春只好花甲之年,在新疆迪化服役。这时,王氏生下一个儿子,取名承赐。晚年得子,在“无后为大”的封建礼教社会中,给苏元春悲惨的晚年带来了一点慰籍。1908年8月9 日,清朝上谕:“张人骏奏:请将已革提督苏元春量予恩施,保全未路等语。苏元春着加恩准其释回”。苏元春喜出望外,感激涕零。立即整理行装,准备南归。不觉感染风寒,旧日枪伤复发,病倒在床。因贫病相加,不久,病逝于迪化。享年65岁。
       苏元春死后,身世萧条,孤儿寡妇,无钱殓葬,新疆布政使王树楠出资为苏元春治丧。其侍妾王氏携幼儿承赐,扶柩南归,将其葬于贵州省镇远县羊坪。宣统元年廿七日(1909年2月17日)清庭旨谕:“予故已革广西提督苏元春开复原官,生平战功付史馆立传”。苏元春死后遇新皇帝继位,皇恩大社会舍时才得平反。民间传说:“苏大帅死,四十八抬丧出门,到一处葬一棺,处处留守,棺棺一样,难辨真假。”前些年又传出岑巩也有苏元春的墓,坟墓在岑巩新兴城区对面羊坪苏家坡上的,还说是是苏元春的骨墓,并出土指骨一节,实物存岑巩县文物部门。苏元春是广西永安(今蒙山)的人,他死后为什么不葬于老家,而葬到贵州来呢?我们无法得知。
       我们对苏元春的感情是复杂的,施洞人更是如此。因为他屠杀了大量的苗民,他们悢他,这是可以理解的。另一方面,他确实也算个英雄。因为是他和冯子材率领清兵,向侵略者发起进攻,取得了震惊中外的“镇南关大捷”。
       古宅没有倒下,有人开始对它进行了维修和恢复。墙上的那株花还开得很艳,修恢老宅时,他们没有把它砍下吧。
古老集镇
 
       施洞,地处清水江畔,苗语称“展象”,意译“赶场的平地”。从斜拉桥向下俯视,施洞集市尽在眼底。由清水江船只源源不断地运来了客商,加之现在陆路交通的便利,给这里带来了繁荣的商业贸易。苗族人以“市场”为名的地方不多,能以一个地方冠上“市场”的名字,足以说明,其历史可谓久也。《苗疆闻见录》载:“施洞口在镇远府南六十里。台拱辖境。后倚高山,前临清水江,中饶平衍周数里,八埂峙其西,偏寨附其东。沙湾、岩脚、巴团、平地营蔽其前,九股河依其后,向为苗疆一大市会人烟繁杂。”也充分说明了历史上,施洞在苗族地区的重要地位。据有关资料记载,施洞渡口是清光绪四年(公元1878年)这里开设了,由于当时水路交通便利,施洞很快成为苗族的重要聚会之地。
       在黔东南的清水江一带,历史上都设有很多的临江贸易市场,如六合、平寨、重安江、湾水等等,而修葺得最好的是施洞集贸市场。街区从居民区向河畔延伸开来,走过层层的石砌梯阶之后,也便是临江市场了。临江市场与码头连为一体,方便了货物的上下搬运。空气也不错,洗涤什么也很方便。炎热的夏天,还可以跃入水中,冲过凉后继续着生意。临江的集市有好处,但也有坏处,比如江河涨水,常常把市场冲圮。而我们的施洞人则很聪明,他们就地取材,把河中的鹅卵石拣选出来,用石炭灌浆镶嵌,筑起的鹅卵石形成一圈一圈的图案——脚踩的地面也出花样来。施洞的市场过去主要以农制铁具、土布、染料、盐等等为主。四川自贡的盐、随着僰道,源源不断的运到这里,而后又运入苗区。两湖的木用银子来这里换木材,不断满足了苗区对银饰的需要。
正因为如此,两湖的商人为了方便生意场上的互相照应,他们于光绪三年(1877年)在清水江岸临江建起了两湖会馆。会馆为单檐硬山式瓦顶木质结构建筑物。正面共三间,明间为戏台,两次间为化妆室。大门双合启闭,门后是戏楼,戏楼左右为厢房。天井居中,井后为大殿,殿后有二进院落。院壁装固定梅花窗,壁上有诗词、花卉人物。会馆周围砌封火山墙。光绪五年(1879年),清军提督龚继昌是城步四都(今西岩镇白水村)龚家冲人,咸同起义的苗军尽被其剿灭。咸同起义苗军被其镇压后,龚继昌被清廷加授贵州镇远府总镇,赏云骑蔚世袭。为了给老乡们一点快慰,他在会馆旁增建戏楼、厢房、大殿。只可惜这公馆后来成了粮油加工厂。因年久失修,会馆至今已破烂不堪,只留下总体原貌。
       施洞自清初开辟集市,历为湘黔水运交通要道,后逐步成为苗疆经济重镇和水陆枢纽。特别在抗日战争时期,沿海商贾内迁,清水江航运空前繁忙,施洞为清水江中游最大的物资转运点,停泊船只日达800多只,使各行各业也得到空前繁荣。
       在集市的上方有一条很窄街道,这里建筑古朴,街面也是石头铺就。这里集中了大量的苗族民间工艺品。有银饰,也有刺绣。这里的苗族妇女个个心灵手巧,大都善于飞针走线。在她们绣衣最明显的部分,往往绣着各式各样的优美图案:有金花银果,彩蝶鸟禽,游龙飞凤,还有千奇百怪的鱼虾虫蟹,真可谓是千姿百态,令人目眩。苗族银饰可分头饰、颈饰、胸饰、手饰、盛装饰和童帽饰等,都是由苗族银匠精心做成,据说已有千年历史。苗族银饰以其多样的品种、奇美的造型和精巧的工艺,不仅向人们呈现了一个瑰丽多彩的艺术世界,而且也展示出一个有着丰富内涵的精神世界。在经济发展的今天,他们的刺绣可不再是“自给自足”了,她们也将自己的产品拿了出来,在这小区里设摊布点,公开叫卖着。
       施洞塘龙寨有个名叫吴水根的人,虽说才50多岁,可他已是远近闻名的“老银匠师”了。他凭借自己高超的银饰锻造技艺,他的银饰品卖出了国门。也因此,他成了国家级“非物”代表性传承人。而另外一个叫吴通英的人,自幼绣花剪纸,锦衣制作的水平可谓高也。她把民间传统手工艺方法和地方特色相结合,并且加上自己的大胆创新,独成一体。她的作品是集浓郁地域特色和个性化的艺术品。每一幅、每一件的绣品都洋溢着丰富而瑰丽的想像力,选型古朴纯真,线条流畅自如,形象真切生动,繁而不乱,有条不紊。她的作品传递着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健康人生理念。她的作品一出来,那可十多万块钱才能买到一件,而且是独树一帜,先后到意大利、美国等国家著名的博物馆作刺绣、剪纸、蜡染等传统手工工艺展出。什么“民间工艺创作研究员”,什么国家级“非物”代表性传承人,什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等等头衔她都有。
 
0一四年元月十一日于偏桥古镇


TAG:

阿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阿川   /   2014-02-06 22:15:21
苏元春就是个刽子手的角色,不是什么英雄。认为杀几个法军就是英雄?
炅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炅嫱   /   2014-01-12 02:14:41
好文章~收藏了!
炅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炅嫱   /   2014-01-12 02:14:13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8551110535

8551110535

在时间的荒野,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于千万人之中,去邂逅自己的爱人,那是太难得的缘份, 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在彼此不断地错过, 错过杨花飘风的春,又错过了枫叶瑟索的秋, 直到漫天白雪,年华不再-----

日历

« 2017-11-22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50095
  • 日志数: 413
  • 图片数: 34
  • 书签数: 1
  • 建立时间: 2008-01-08
  • 更新时间: 2016-05-2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