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叙“偏桥四景”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12-23 14:16:07 / 个人分类:旅游自然

 

        有人说,施秉的历史不长,所以没有什么可文化底蕴。其实不然。施秉可长了,苗族古歌说:树叶人体上穿,刺黎为主粮。赤脚山上翻,蕨粑当饭菜。衣着银饰戴,五服身上穿。再看史诗,其记载也不绝于耳。有诗云“汉郡唐州初可考,苗风汉俗不相同。东连梦泽江流远,西接滇池地势雄。”说的是偏桥这古镇在秦汉就有历史记载。而且说这是东连湘楚,西连滇池的地方。说明中原政府的政权,其权力已早延伸到了这个地方。更把神话中的大禹治水也连了进来。言:“怪石蛮云隔岸多,沅湘西上古牂牁。禹功导水留兹险,将略征南俟再过”。说的是古偏桥潕水,两岸均为苗蛮,这地方在沅江之上的“古牂牁”之上,怪大禹治水时留下一莫名其妙的险滩,诸葛孔明征南时才又跑这到这地方来。这诸葛孔明也不是来做什么好事,他是想将其纳为其西蜀版图而已。要说历史,楚王才是有雄才之大略,晋代常璩在《华阳国志•南中志》说“楚威王遣将军庄蹻,循沅水,出且兰,以伐夜郎,植牂柯系舡,因名且兰,为牂柯国。”“牂柯”也就是潕水,苗话叫现在叫“敖沃”,也就是潕阳河。潕阳河不就是现施秉的潕阳河么?“牂柯”一词出自苗语,也即为“刺黎”,用苗族语言也就是“嘎达几扑托”——刺黎地。说明:在汉代,楚国(苗族建的诸候国)的领地达施秉。
        那么施秉——主要说的偏桥(现在叫城关)为中原政府所属,当然是明代。施秉原在马号乡老县村,因为当时的交通以河为主,清水江是交通大动脉。正统九年在马号老县置施秉县。以其境内有巴施山和秉溪河,各取一字,取山水之名,为“施秉”。
        至于“偏桥”来历,古书已云,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浊漳水》:“崿路中断四五丈,中以木为偏桥,劣得通行。”而施秉之偏桥则因为附近的打杵岩处——潕阳河北岸有古栈道,栈道一端插入岩壁,外部悬空,所以叫偏桥。偏桥地苗话叫“千旧”,其意与汉名差不多。
        施秉以前面积很大,当时施秉归镇远府管,明时镇远府,一府领两县,这个两县就是施秉县和镇远县。而面积最大的是施秉县。上次我在写一篇关于佛顶山西的文章,有个石阡的网友对我把历史上的佛顶山说是施秉县的时候,他火了。其实是他不懂,稍微有点历史知识的人就知道了。施秉县是贵州省最大的县,面积八千多个平方公里。是民国时候将施秉划小了。也就是袁世凯大总统时,贵州省搞了一个关于“插花地案”,于一九一五年八月三十日,将施秉县原有的忠、孝、廉、节4里中的廉、节2里所属的乌江内外地面,以及忠、孝2里的岩门、青口、凯楼、都坪、金盆场、下铺子等处百余个村寨分别拨归石阡、湄潭、凤泉、余庆、思南、镇远各县管辖。所余辖地不足原有的4/1,民户减少5/6,粮税只及往昔的一半。因为大,所以当时所建的城不小,偏沅巡抚也才安插在偏桥这个地方。这也是题外话。
现在我想说的是“偏桥八景”中的“四景”。
        每一个地方,都有它自身的地域文化,其“八景”是带有地域性的,也中唯一性。施秉“八景”也有其地域性特征。现介绍其中四景,以飨读者。
偏桥郊望
 
        明清施秉县城(原为偏桥卫城)现在找不到地方了,但从志书上我们也还能找到它的基本轮廓。也就是施秉的东门、城湾头、白家塘、文化街、鼓楼街。县署在老人委,卫署在县委侧。城外有西街、正街、柳塘堡(又名解放街),其东门之外,杨家街均在县城之外。其所谓郊外,主要是平宁、中沙、东门、黄平街。郊外与水相连,无论是潕阳河或是小河都是其范围。郊外很美,美在两河和田陌。从西街至平宁,那可是一眼尽田寮,滿眼尽烟波。在明代,这些田园多是苗民所种,明设偏桥卫后,才有汉民进来,卫所有宋氏,潕溪(现叫伍旗)有杨氏,北岸有安氏,中寨和杨家街有杨氏,他们成了“千户所”或“理苗”——管理地方民族事务的头人。
        在郊外,其苗也勤,他们口朝黄泥背朝天,耕耘自己的耕地。但因为田地不是很好,收入也不多。但这些老实巴交的人没有什么奢望,只求一个好的平安而已。偏桥有不少的特产,柑樜、柚子等等。当秋季到来,这里瓜果飘香。让这阡陌间朴素而唯美。于是,闲暇之时,文人或官员总是要到这些地方去——也算是一种了解民情吧。有悲观者言:“楚水偏桥尽,黔山平越多。城阴最惨淡,一路少田禾。”感叹这“一路少田禾”的地方,何必还要这些地方呢。而另一些人则认,这地方很美,那么美的田园,还有那么多勤劳的苗民,我们还为什么要驱逐他们吗?不如用“安抚”的办法,让他们留下来。有个县令叫李育熊的,他到郊外巡视了一番,很有几多的感概,于是他写下了《偏桥郊望》一诗。诗云:“西郊闲散步,一望尽烟波。惟见采樵人,相将陌上行。圃场空自筑,采黍已无多。抚字应须急,徘徊意若何。”李育熊不是本地人,作为朝庭命官,他认为要稳定这一方水土,都是一些砍柴的人,加之他们“采黍已无多”,还有什么犹豫的呢?我们的政府还是尽快“安抚”他们,让这郊外之美存在吧。
柳塘夜渡
 
        柳塘堡是施秉桥头堡,它位于施秉中沙大坝南面,是潕阳河的正北岸。人们从湖南入偏桥必须先到柳塘堡。明清时期,这里是偏桥驿站所在地。这地方不简单,有街区,有驿馆,有马肆,江南来的人多在那里闲脚。其河岸杨柳依依,其北面又临千亩的沃野。作为要塞,那里也驻扎着军队。两湖会馆和江西会馆均设于此。两湖会馆始建年月无考,据载其占地3000余平方米。建筑以火砖、青石、木村为主要村料,大门左右各置石狮一尊,门厅正面婆枢翘廓,门拥门柱用青色大理石打应而成;塑有占代人物、以及鱼龙飞凤浮雕,整个造型蔚然壮几一厅顶 L方以八卦状向上盘升成圆拱形;中央彩绘的阴阳图秦直径约二十米;其余建筑的照壁全部用火砖封砌,亦为婆橹翘角,均饰有以古代文武职官那漂亮。威武的石柱,那些碑帖,还有龙飞凤舞的雕刻,起伏多姿的瓦楞……这些古老的建筑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才消失的。
        就是在这里连接着施秉县城历史上曾多次修有桥梁。清康熙《贵州通志•艺文志》收录有贵州巡抚卫既齐撰写的《重修偏桥碑记》,内中有句:“县北门外故有桥,名偏桥。”而据康熙《贵州通志•关梁志》记载:“跨虹桥,在偏桥东郭外。皇清康熙二十七年夏五月,水溢桥圮。总督范承勋,巡抚田雯、卫既齐,提督陈奇,布政使董安国及司、道、府先后共捐银一千六百两有奇重修。”又据乾隆《镇远府志•关梁志》记载:“跨虹桥,在偏城东北。原是以舟为渡。明末架石九空,木板镶之,上覆瓦屋共计三十六间,中架楼供大士,其中两旁施栏槛,东西各一坊,极为工致。康熙二十九年夏,谽水溢,桥圮。总督范承勋,巡抚田雯、卫既齐暨文武各官捐助,易为石桥。”因此可以断定,在明代,跨越潕阳河的桥可是中国最早的“风雨桥”了。
我们不知道什么原因,柳塘堡也曾荒芜过一段时间。桥,可能也在蹋圮之列。人们从柳塘堡渡潕阳河进县城时,多还是渡船。有官员至施秉来,到柳塘堡一望,没有了桥,也便宜有几分的担忧。当一条小船从对岸过去以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要过河也是方便的。于是有文人题写诗文:“楚水黔山一路通,月明两岸忆长霄。临河莫愁公无渡,指点迷津有船摇。”
        陈珣陈珣(1667——1721),字自东,号特庵,贵州省施秉县人,康熙六年(1667年)生于施秉(当时为偏桥卫城)城东的锅巴庄。是康熙三十三年(1695年)进士,诰授中宪大夫(正四品),官至大理寺少卿(相当于现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曾授光禄大夫。他为官清正公允,既受百姓拥戴,又得皇帝赏识。陈他很爱自己的家乡,还主持编撰过一部《施秉县志》。在他任山东省冠县县令时,其母过世,曾回到过家乡服丧守制。这时的他,不知是仕途有了转机而春风得意?还是家乡真有了变化?总感觉施秉好像“兴旺”了一些。因为柳塘堡古庙得到了恢复,庙里的弟子也有“救济众生”的功力了。他认为这是皇恩所赐。于是写下了《柳塘夜渡》一诗:诗云:“千年兰若久荒芜,一旦从新见古初。释子漫劳夸佛力,圣明天子巩皇图”。我想那是康熙年间,社会可能有了一定的安定,人民生活有了点改善,古寺钟声响起,那肯定是皇恩浩荡,圣皇之下,百业兴隆,百家安康了吧。《柳塘夜渡》写的是庙宇的兴旺,也折射出百姓的安康,而“柳塘夜渡”从此也便是偏桥一景了。
百丈飞泉
 
        百丈泉在施秉县城北面,离县城很近。从大桥中寨出发,沿着一条小溪进去,这里有田园三五坵。有大小瀑布十余个,小瀑布之下由于水力的作用,形成了无数的水潭。谷沟壑纵横,奇峰林立,古木参天,构成一幅巧夺天工的山水画廊。据有关专家考查:由于距今一亿三千万年前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地壳曾几度升沉,地层断裂,经风化侵蚀,形成了今天的大峡谷景观。雄、险、奇、秀是峡谷主要特色。其山中幽深,峰峦层叠,翠映生晖。而最高处的瀑布高约三百米,来水不大,泻到瀑底时,如翠珠撒落,满眼烟雨。有庐山瀑布那种“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那种感觉。《镇远府志.山川》载:“百丈泉,在偏城北,石壁数百仞,水自上而下,若委綀然,无风而雨,润田百顷,雁荡、匡山未足奇也。”志书认为这里的景比山东济南的匡山,浙江温州的雁荡还要美,还要奇。陈珣对这里的景也大加赞喻。他的诗《百丈飞泉》这样说:“一线疑从天上来,白龙千尺挂苍苔。田畴日日甘霖偏,不用山风送晚雷”。
不过,现在的瀑布小了许多。1958年,当地政府此用这条河建成木制旋浆式水轮机,成功带动10千瓦发动机。1964年,将鸡公岩木制旋浆式水轮发电站,改建成全县第一座水力发电站,这也是贵州省首座高水头发电站。它的发电,改写了贵州没有高水头发电站的历史。
        施秉是贵州省第一个实现电器化县之一,现在有很多水力发电站,其中观音岩水电站年发电量达八千多万千瓦时。能不能将鸡公岩电站停运转,让其进入历史博物馆,让其水流回归瀑布,恢复“白龙千尺挂苍苔”的气势呢?
双江渔火
 
        潕阳河,古牂牁,又名潕溪、镇阳江。发源于贵州省瓮安县。穿山越谷流经黔东南州黄平、施秉、镇远、岑巩和铜仁地区玉屏县出湖南新晃、黔阳等地汇入洞庭湖。全长400多公里,其中蜿蜒贯穿施秉县56公里。潕阳河流过高寨塝后,河面宽阔起来,向南又向东,转了几个大湾后,在城北杉木河来并,再向东又有小河来并,形成一个大的三角洲。交界处当地人称之为“双江”了。施秉县城就坐落在这个三角洲之上。施秉县城是全国少有的处在三江合流之地。有人称施秉为“千里潕水第一城”。
        因为有河,所以鱼自然不少。潕阳河里鲤鱼、鲫鱼、黄尾、红鱼、青鱼、鲖鱼、鲶鱼、油鱼等等,应有尽有。作为水乡,以捕鱼为生的渔翁。撒网、垂钓或用鸬鹚打渔都是他们的内行。小时候,城外的沙滩很多,岸边还长着许多的水芭茅(芦苇)。当渔舟划过潕阳河,河中泛起朵朵浪花,岸边芦苇依依。在渔夫的指挥下,不时有鸬鹚翻滚,别有一番野趣。
        偏桥,古苗疆腹地,大约在两千多年前这里就居住着苗族。苗族古歌唱道:“太阳往西走,我们往西走,跟着河水上,看到个坪坝,九条河来归,八座山来跟,水獭滩上转,鹭鸶水面翻,阿公才说道,这里干活去。”他们从江南来,对水情有独钟。他们除了捕鱼,还种植水稻,柑樜。我们不知道,这些打渔的船象不象鲁迅笔下绍兴农村相对落魄时期乌篷船。我见到过清水江那种打鱼船,那种船是用竹木编织的棚盖着的。作为以船为家的人来说,那肯定也搭建得很好。
        潕阳河畔当是苗族的多,正因为如此,官员们见到的都是穿着艳丽的服装,问候的都是些生活锁事。有诗云:“逢人多卉服,珍重问桑麻”也就是真实的生活场景。两江口是一片宽阔的沙滩平地,翁夫们打完鱼后,要休息下来。在河岸边生起了大火,或烤身上的湿衣,或烧火烧菜煮饭。火光映红了河畔。看到这样的情景,陈珣借景生情,便赋诗一首:“不弋冥鸿却羡渔,乾坤箐火一丘墟。江边疑有严陵迹,点缀波光胜石渠。”其意是说,他不羡慕高飞的鸿雁,而羡慕打渔的渔夫。渔夫们那一堆堆的烧旺着的渔火,你能体会到他们的艰辛以及收获带给心里的充实。在这个双江之畔,我仿佛看到了严子陵留下的足迹。清澈河水波光闪闪,这潕阳的风光胜过了石渠。
        严陵就是严子陵。他是东汉人,和刘秀是好朋友,刘秀当了皇帝之后思贤念旧,令绘形貌寻访。他听到消息后,赶紧躲避起来,使者只得泱泱而返。为了避免朝廷再找麻烦,他索性带着家人,迁居桐庐富春江边种田、钓鱼。我们不知道陈珣是不是以严子陵喻自己。是不是陈珣在任大理寺少卿时弹劾弹劾总督巡抚徐彩官等人,而此案又迁涉康熙的太子雍正。康熙也怕这案涉及雍正,而轻判了徐彩官。为此他回到了故里,隐居下来了吗?史料说,雍正即位后,为了树立自己的大公无私、严格执法的形象,于雍正二年(1724年)重审此案。把原已流放的徐彩官抓回来,处以绞刑。雍正后来还褒奖陈珣。同时,雍正还下旨给自己的舅舅隆科多,令他查找陈珣的下落,欲给予封赏。但此时陈珣已辞世两年多了(此史料引自宋永泉《大理寺少卿陈珣》)。
        石渠,出自柳宗元永州“九记”中的《石渠记》。柳宗元观游袁家渴之后发现了石渠,并随州牧(永州刺史韦彪)两次到石渠,对石渠进行清理疏通,让石渠的美景全部显露出来。文章记述了作者沿渠探幽,追求美景的事。表达了作者探奇制胜,拓宽胸怀,追求胜景借以抒发胸中积郁之气的感情。我想陈珣也借这《双江渔火》表达自己复杂的心情吧。

        附:偏桥八景即:偏桥郊外,柳塘夜渡,平宁古寺,百丈习泉,玄都晓钟,桂苑秋香,双江渔火和虹桥月夜。
作者:贵州省施秉县苗学研究会  吴安明(紫夏)
邮箱:wam520sb@163.com

TAG:

苗都07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苗都07   /   2013-12-25 07:22:47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8551110535

8551110535

在时间的荒野,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于千万人之中,去邂逅自己的爱人,那是太难得的缘份, 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在彼此不断地错过, 错过杨花飘风的春,又错过了枫叶瑟索的秋, 直到漫天白雪,年华不再-----

日历

« 2017-09-22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48447
  • 日志数: 413
  • 图片数: 34
  • 书签数: 1
  • 建立时间: 2008-01-08
  • 更新时间: 2016-05-2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