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花开的季节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4-18 18:36:26 / 个人分类:行走天下

 

 

姊妹花,一种淡黄的山野乡花,她生在田边土角或河岸溪边,她没有那种万种妖嬈,更无百媚千娇。然而,就是这样一种山花,确珍藏着一个亭亭玉立女孩的心思。她们开始长大了,她们要寻找这种花,她们不想在男孩子的面前将自己粉黛成云,逞娇鬭媚。她们要将自己的情思含蓄地表达,像含羞的姊妹花一样。

三月气温渐渐地暖和了,春日的生机已经跃跃欲试,让人陶醉。这个季历来都是赏花踏青的好时节,闻闻花香,晒晒太阳,远离都市的霓虹,游青山、赏碧水、逛古镇,踏花海间,连头上的云朵都满溢温柔情怀和恬静气质。有朋友说,清水江的姊妹节到了,问我去吗?我说我要去,而且非去不可。朋友说,台江县城里云集着大量的美人儿,她们要在广场上展示自己的魅力。虽说“姊妹节”主场是台江县城,但表演味道太重,不如乡下来的淳朴真实,于是我便搭车前往“姊妹节”发祥地——老屯。老屯北距台江20公里,依清水江支流巴拉河畔。虽说讨姊妹饭已不是我这个年龄段的的奢望了,但我也还是要去吃一餐香喷喷姊妹饭,了却一年相思情。

长滩:让我魂牵梦萦

我此行是一定要到长滩去的,因为据说苗族风情十分的浓厚。我从老屯出发,沿着美丽的巴拉河遡流而上的。这途中要路过龟岛。龟岛位于巴拉河中,岛不大,只有百来个平方米而,然而确实是岛屿,巴拉河环绕它的身边而过。一条用杉木架设的简易木桥从河的这面一直延伸到对岸的小村子。有几条船,一个小小的码头,浓郁的古树下,还镶嵌着一幢小亭子,给这个小村带来了几分的恬静,我想这里一定是小村人憩息和劳作的理想场所。几个年轻的少女在河岸加的架板上洗涤着蔬菜。

再说到龟岛,龟岛上长满了各种树,而最绿的是那棵古柏,茂盛的枝桠上还吐着刚出的嫩芽。在古柏的脚下是一方小庙,我想这可能就是土地爷了。土地神属于基层的神明,为地方行政神,保护乡里安宁平静。他能载万物,又生养万物,长五谷以养育百姓,此乃中国人所以亲土地而奉祀土地的原因。不过,也许我这种猜测是错误的,因为在小庙的上方还立有一个龟像,这就奇怪了。难道这里有信俸龟神的?没有!我确实没有听说过。寻问乡人,才得知:巴拉河的人好爬船,在古代他们经常运送木头下洪江出售,有一次,他们的船因冲滩时,船头失去了方向,船只闯到滩石,爬船人纷纷落河,有一个人,被一只大大的乌龟将一个人托上了岸边,幸免于难。得救的人回到了村子,他将噩耗说给了村里人听,村里人觉得可能那只乌龟是神,为了使爬船的人不再受害,他们就选择了这个河岛修起了小庙。从此以后,村子里出去爬船的人不再翻船了。乌龟神就在这个小村应运而生。我们不知道故事是否真实,但我想有这何不是人们对平安的企盼吗?

巴拉河起源于一直保持原始状态的雷公山国家森林公园脚下。景色秀丽的巴拉河两岸,有绿水,有青山,有瀑布,有溪流。巴拉河是平静的,平静得像块翡翠,润润的,滑滑的。河岸是葱绿的田园,我是在绿色的世界里前行。在巴拉河两岸的万绿丛中,掩映着无数苗寨。的确,沿着巴拉河往前走,美丽迷人的峡谷风情,会让你的脚步不想停下。稿仰是这其中典型的一个。这个里村古树长得很多,也很茂盛。台江到施洞的公路就从它的身边擦过。一群妇女正在为即将前去参加踩鼓的少女打扮着,女儿们正对着镜子,总是不停地哆嗦着,因为她们总怕自己打扮得不美,而不断地叮嘱着母亲。几大蓝五彩糯米饭在等待着前去游方场去。我想,此时的她们已经有“梦魂南北昧平生,解逅相逢意已倾”了。看到我的光临,姑娘立即放下手上的活,毫不犹豫地洗手,抓起一大托五彩糯米饭笑迷地递了上来,我很高兴地接过了。谢过他们,我离开了。我知道,我的这团姊妹饭里不会是那种表示爱情情意的饭团,但这也着实让我激动不已。

翻过稿仰,长滩就在蒙胧的远方,几条小小的三板船在江的尽头缓慢地游了过来。惹得那水波荡漾,两岸的油菜花散落的花瓣留香于江中。留香在这个姊妹花开的日子里。巴拉河沉默了的是沧桑,沉淀着时光中多少女的情长,走过的岁月停留在我身旁。我得加足着这脚步,向着这让我魂牵梦萦村落走近。

长滩,一个梦幻般的苗寨。一坐钭拉桥,横躺在巴拉河上,风的吹动摇曳着。水波中,一群可爱的小孩在打斗着。这是一个依山滂水的村寨。木屋吊脚楼栉比鳞次。一些老人在河畔的花石板上,晒着阳光,头相互依偎着,谈笑着。几位少女从我的面前走过,尽管我举起手中的相机不断地朝他们“扫射”,但她们全然不理会我的存在。我知道,对于我红尘已成为过去,沉沦的爱已凄凉,但我是存在的。于是我试探着用苗语打个招呼,试图让她们感觉我的存在。这些苗家女孩马上回过脸来:“原来你也是苗族,走!到我们家去,我父亲陪你吃饭。”我问她们为什么从我面前过而不理我时,她们回答说,原来有好多人都给他们照相,可从来没有得过,所以不想理我们这些照相的。现在我才终于清楚缘由了。

伸进寨子的路是用水泥硬化了的,有的地方还看到鹅卵石铺设。寨子里来了很多的客,他们都是来走亲戚。这些人多是一些嫁出去的姑娘,她们拖儿带女的回娘家过节的。我被几个姑娘带到了一家坐木楼的家里。家里人很多,主人见到我在外不肯进,立马热情地招呼进坐,并一个个介绍他们家的客人。姑娘们则上木楼去了,他对我说,要我一定吃饭再走,她们要穿衣服去了,我愉快的接受了她们的安排。这是一个很温馨很和谐的一家人。他们都很善良、朴实、热情、率真、友好。不一会,饭菜全煮好,两间木房被老老少少挤得滿滿的。我被安排在主人的旁边。一大桌菜,鸡鸭鱼肉样样有。主人拿来的上好糯米酒,据说酒是去年酿的了,又醇又香。喝下几口,沁人心脾,确实是好酒。主人很客气,又是劝酒,又是劝肉。几杯下肚,我不知东西。幸好几名小姑娘叫去照相才得以脱身。

踩鼓场就设在长滩苗寨的下方,这时鼓点响起,人们沉庆的欢乐祥和的场景中。我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她们欢快的那一幕幕瞬间。我也不约而同地混入了她们的鼓场中,亦步亦趋,直到鼓终人散……

老屯:让我心绪恍惚

老屯,苗语叫“嘎騰”,座落在巴拉河南岸。从清雍正六年到乾隆元年,以鄂尔泰、张广泅为首的边疆大臣,在贵州“生界”苗疆发动了多场大规模的战争,先后在 “千里苗疆”设置了八寨厅(丹寨县)、丹江厅(雷山县)、清江厅(剑河县)、古州厅(榕江县)、都江厅 (三都县)、台拱厅(台江县),总称 “新设六厅”或“新疆六厅”。于是,清朝政府就在巴拉河渡口边的嘎腾设立了屯,并派驻了军人,老屯由此应运而生。老屯是个很美丽的苗族聚居区,一条美丽的小河擦身而过,古树环绕着村庄,特别挺拔的是那被苗家人称为祖母树的枫树。当春风吹过之后,它的叶子显得特别的茂盛,那是苗家人最喜爱的纳凉之地。

老屯是苗族姊妹节的发源地,据一位当地的苗族老人说,在远古的时候,这里人烟稀少,在这里居住着两姊妹,她们分别结了婚,各自有自己幸福的家庭,她们的生活都十分的美滿。她们的子女也渐渐的长大,阿姣和金丹分别是她们的子女,这对青年人从小一起长大,两小无猜。当他们长到十五、六岁时,也许是青春的萌动,他们开始恋爱了。苗族人没有姨妈姨娘之类的概念,在他们看来,如果她们是亲姊妹,她们也同男兄弟一样,其子女是不可以结婚的,她们对阿姣和金丹在一起并不感到有什么不便,因为他们是亲兄妹。然而从小青梅竹马这对青年并不是这样想,他们认为他们长大了,他们不是一个父亲的,他们认为他们应该结婚。他们总是悄悄的背着自己的父母在姊妹坡上约会,他们还唱着情歌,强化自己的恋情。金丹的父母看到小孩已长大,他们要他和其他的青年人到另外的寨子游方(谈恋爱)去,可他总是敷衍着父母,去了,可走到半路,他又借故回来了。回来后,他又偷偷的跑到阿姣的花坡去和阿姣约会。他没有回家,饿了,就由阿姣用竹篮从家里偷饭来给他吃。然而,也许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的恋情被人发现,在那个宗族制度比较严格的社会里,这是违背了族规的,是要被逐出家园的。当所有的族长和寨老们集中在一起商量如何处置时,他们为这对恋人的恋情故事所打动,他们不仅要成全他们成为夫妻,还要求人们向他们那种不变的牢固的情恋婚姻学习——只是要求不要近亲结婚而已。族长和寨老们还专门设计了一个节日——姊妹节,来作为青年人们的恋爱节日。并将他们所约会的地方命名为姊妹坡。故事很感人,很浪漫,它拆射出苗族人那种民族的浪漫主义精神,也反映了古代苗族人民在婚姻上的自主性和包容性。在苗族社区,我们很少见到离婚的现象存在,这可能最主要是他们在婚前感情基础很牢固的原因。

老屯的姊妹节是丰富的,也是浪漫的。当即节日将到来的时候,我们的苗族姊妹们,会不允而同地提前到山坡上采集姊妹花,她们要煮出最香的五颜六色的糯米,并将在这个一年一度的节日里送出去,她们要将一年的恋情融汇在这个节日里。

当阳光升起的时候,老屯各寨的苗族姑娘便开始穿着了,她们要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她们要穿着亲手制作的最好花衣,戴上最耀眼的银饰……向踩鼓坪走去,向芦笙场走去,向有小伙子最多的花坡走去,她们要展示自己积淀了一年的美丽,去寻找一个人最大的梦想。

节日的活动是丰富的,集体捉鱼是老屯苗寨最大的亮点,女孩子们要带着自己的盛装,到田边去看人们捉鱼。一路上,你会看到他们说说笑笑,向稻田走去。他们分别携带渔罩、渔网、渔篓、水桶等。在稻田里,有的人捞虾拾贝,有的人撒网、罩鱼。他们还借这集体活动的机会相互追逐着打水仗——鱼田里水花溅飞。有的人还在田边唱起了飞歌,欢声笑语,此起彼伏。活动结束后,他们还拿鱼虾等回去煮起,让所以的佳朋好友品尝。

在老屯,我没有讨彩色米饭的机会,因为那是年轻人的事。据说晚上的花坡里,姊妹们用竹篮盛装五色糯米饭,饭里藏匿松针、椿芽、辣椒等爱情标识,把自己的心思和爱情一起送给男孩。不过,我可也得到了一团,那是一个中年人给我的,她说我们年轻时没有机会在一起,这一团糯米表示了她对我的爱——这让我心绪恍惚,我很愉快地接受了。她说,我们就打个亲家吧。她告诉我,她有一个女儿,问我要给儿子做媳妇没,我答应了。因为,在我们苗寨,如果别人要和你打亲家,就表示她们爱上你这个家了,你不能拒绝,否则会招来大埦米酒的。人到中年了,当然不是进花坡的料了,但如果有人要和你打上亲家——不管成功与否,或是真是假也好,其实那也是一种幸福。

偏寨:让我乐不思蜀

每年春天的苗族姊妹节,是贵州省台江县、施秉县以及剑河县部分地区的苗族人民在每年都是要过的节日。具体时间又因地域而异。在施秉双井片区也过姊妹节,时间是在农历的二月十五。那么这一片区为什么要提前,我们不得而知。据说,这是清水江一带苗族早已约定成俗了的。他们认为,只有有前有后,小伙子们才有机会接触更多的女孩,也才有更多的选择机会。不过,这一节日以礼仪古朴独特,最为典型壮观的,要数清水江畔南岸台江县施洞地区三月十五苗族姊妹节。

今年姊妹节日将分场放在了偏寨,我有机会去了偏寨。偏寨的活动主要有苗族姊妹花评选活动含苗女才艺、穿针引线、剪纸、刺绣技艺表演,飞歌伴唱万人踩鼓活动,民族民间工艺品制作演示及展销,清水江之夜篝火晚会等。

这是一个依山傍水的苗寨,这里很少有穿斗式歇山顶式的吊脚本楼。而倒是似江南的式的徽派建筑群。多了几许历史的沧桑与厚重感。高大奇伟的马头墙,有骄傲睥睨的表情,也有跌窍飞扬的韵致;灰白的屋壁被时间涂划出斑驳的线条,更有了凝重、沉静的效果。偏寨是江南民居保存比较完好的一处。保存完整的古民居尚有二十多幢。小庭院内地面或铺设青石板,或用不同颜色的鹅卵石铺成图案。村落以一条随意形成的小道向南北延伸。所有小巷均以卵石铺地,古建筑为木结构、砖墙维护,木雕、石雕、砖雕丰富多彩,巷道、溪流、建筑布局相宜。村落空间变化韵味有致,建筑色调朴素淡雅。在一些建筑物上,我们依稀能看到“陇西弟”,“字贞吉利”,“ 兰桂叢生”等等字样,问及主人,这里都说是苗族,而且这些建筑都是祖上的遗产,没有转换过。这就让人不可费解。苗族没有文字,他们的建设筑为什么与江南的建筑有如此的相似之处,且与儒家这样的文化相结合着,我们真无法而知。特别是“陇西弟”这样的建筑,是说他们是陇西来的人?或是他们受过陇西人的教育?或是及第在陇西?……这一切均是个迷。清水江,是湖南进入贵州的主要通道,中原政府要进入贵州,在那个交通不便的年代,江河是最便捷的。清水江的木材贸易是有名的,明代朱元璋修金陵皇宫,大多的木料从清水江流走,难道这些做木材贸易的苗族人到了江南后,将那里的文化带入了贵州吗?一位张姓的老人告诉说,他们是从江西来的,他们来时就是苗族,他们老家的建筑本来就是这样的。那么这样说来,这些建筑不是受江南文化的影响,而是他们的先祖从江南带来的。明朝初年,朱元璋不惜劳师动众,以三十万大军征西南,以打通中原通往云南的通道,朱元璋以兵威说服为上上之策,于是他所带来的人除了兵以外,还有民。这“民”,不是一般的汉民,这其中还有苗民。他们是被捆绑来的,“解手”一词,就来源于这些苗民。在施洞镇的塘龙村,吴氏人家在他们所架设的吴家桥上写得明白,说其祖为延陵吴氏后裔,他们为吴氏子孙,先居贵州天住远口,后入住施秉马号江西街,再后才到铜鼓新寨,他们从来就是苗族。如果这样说来,苗族的历史将要改写,起码作为中部方言的这支苗族,就不是四五千年前到达贵州的,他们到贵州的历史也就只有五、六百年的历史。

偏寨苗寨比较大,那里有河滨踩鼓场,有供人休憩的河滨码头,有供独木龙舟安顿的龙船期棚,还有很多供青年人谈恋爱的花坡。当姊妹节到来时,姑娘们的五彩糯米不是随意送的,她们要将这些食物带到花坡上去,她们要与男孩们对歌,要与他们谈情,她们要将表示不同意的糯米团发给男孩子们,让没有情感的人来年再说,让自己感到有点希望的男孩有信心。

虽说现在的姊妹节带有一点政府主导的痕迹,但也没有改变节日原始的本意,她们和他们还是要到踩鼓场上来,尽情地跳一曲踩鼓舞,唱一曲能让心爱姑娘动心的飞歌。我对于苗族的歌舞不是很了解,但作为一个苗族中的一员,我也是很纵情的,我在偏寨过姊妹节还真让我有乐不思蜀的感觉,我想,我的情感还藏在这个节日的花蕊里。

 

                0一二年农历三月二十八日

                作者:吴安明(紫夏) 贵州省施秉县苗学会 电话:13885549166

 


TAG:

两个半人 引用 删除 张秀贵   /   2012-04-22 00:12:47
好啊!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8551110535

8551110535

在时间的荒野,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于千万人之中,去邂逅自己的爱人,那是太难得的缘份, 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在彼此不断地错过, 错过杨花飘风的春,又错过了枫叶瑟索的秋, 直到漫天白雪,年华不再-----

日历

« 2017-11-18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50048
  • 日志数: 413
  • 图片数: 34
  • 书签数: 1
  • 建立时间: 2008-01-08
  • 更新时间: 2016-05-2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