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儿壮志凌云,真英雄久经考验。

纳雍董地苗王坟考察报告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2-17 15:09:05

纳雍董地苗王坟考察报告

罗国锦

      要:在纳雍县董地乡政府所在地西面约1公里处的大石坝北侧,有两所十分巨大的古墓,当地人称之为董地苗坟。这两所古墓的面积及其历史传说,引起了笔者浓厚的兴趣。因此,近几年笔者一直为此开展田野调查和实地研究,在口碑文学和实物的相互印证下,大胆地提出了苗王坟的观点。笔者以为,将苗王坟放进学术研究的视野并上升到文物保护的层面,既是广大苗族群众等待已久的夙愿,也是抢救和开发民族历史文化并助推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迫切需要,值得我们认真正确地对待。正因为如此,笔者结合调查研究中掌握的珍贵资料,提出一系列的观点和建议,为专家学者的学术研究和党委政府的科学决策提供参考。

    关键词:董地  苗王坟  考察  保护  开发  建议

 

一、苗王坟的基本状况

纳雍县董地乡的苗王坟,位于乡政府所在地以西约1公里处的大石坝。苗王坟在当地,通常称为苗坟,共有2座,皆靠北山,呈东西分布,相距约数百米。东坟如土山大小,高大挺拔,占地面积万余平方米,十分引人注目。坟前无碑,却杂乱堆放许多数千斤重的不知从何而来的黄色巨石,似一个个带着灵性的招魂蛋静静地守护英灵的栖息地。西坟如同斜坡,宽达数千平方米,看不出坟墓的状貌,独见一片荒草迎风呼啸。据说,当初的西坟与东坟相似,乃是一座十分高大的墓地。由于年代久远,加上附近居民曾经开垦破坏,西坟的旧貌已经不复存在。如果不知情,必误以为这片埋葬着千万英魂的墓地乃是丢荒的三寸薄土。无论是东坟还是西坟,就其占地面积而言,放眼全市全省乃至全国,可以称得上是为数不多、令人震撼的墓葬遗迹。

站在苗王坟前四望,南北是高耸险峻的大山,东西是绵延而去的大坝子。在坝子的尽头,又有高山峻岭护卫,将这两座兄弟墓围拢在中心。更有趣的是,从地理位置上看,苗王坟位于总溪河的西面,相距不过几十里,让人禁不住对古墓与总溪河的密切关系产生千般的联想。如以苗王坟为坐标,其附近乃至周边乡镇和县区都分布着大大小小的苗族村落,无不暗示着苗族人民对祖先安息地的敬仰和看重。综观大石坝的山形地貌,凡是精通苗族民间故事的人,必然把口碑文学中描述的高山、岩洞和大箐与此联系起来,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和真实感。

尽管苗王坟曾经遭到当地居民的开垦和破坏,但因为当地苗民的全力保护,以及年年自觉地前往瞻仰和祭扫,从总体上来说还是保存完整。路过苗王坟的苗族同胞,或吹笙一曲,或行注目礼,或献上祭品,或拔除杂木等等,都会以不同的形式向英灵的栖息地表达自己深深的敬意。但遗憾的是,由于缺少官方史料的记载,民间野史也对其重视不足,苗王坟未能堂堂正正地进入专家的视野,一直被拒绝在文物保护和旅游开发的大门之外,让人感到深深的缺憾。

二、苗王坟的田野调查

对笔者来言,苗王坟不仅是一个值得深究的重大历史悬案,更是一个令人为之深深着迷的神圣殿堂。为此,笔者利用节假日,通过数年的时间,踏访了纳雍、水城、赫章、大方等县区的苗寨,与在世的苗族老人就苗王坟的历史渊源进行深入交谈。经过多方努力,获得了一些比较有价值的重要线索。尤其是在口碑文学方面,让人触摸到苗王坟的辉煌过去和重大的现实意义。

在访问期间,健在的苗族老人罗大新告诉笔者,苗王坟系古时候一位苗王及其将士尸骨安葬地。这位大名鼎鼎的苗王叫豪佳尔,武艺高强,英勇善战,深受族众爱戴。每逢争战,苗王豪佳尔总是口叼三把大刀,手握两把大刀,脚趾紧扣两把大刀,身先士卒冲入敌阵,杀得敌人胆战心惊。豪佳尔去世后,后人为了纪念他的伟大功绩,将他和牺牲的将士一起埋葬在大石坝的山脚下。健在的李绍英老人告诉笔者,很早以前,苗家人主要居住在布甘扎都,即现在的苗王坟一带的几个大坝子,人口十分众多,成千上万户人家。由于土地肥沃,大多苗民生活富裕,大户人家请的帮工都是三五十人。有一次插秧,几十人还同时被雷击身亡。苗族企业家罗俊华告诉笔者,苗王坟所在地大石坝之名,其实是由打虎坝之名演变而来,这里曾经是苗族英雄打老虎的地方。很久以前,大石坝生长着一棵参天大树,树枝横跨南北两山,人们从树枝上行走可以从一座山到达另一座山。当时出了一位著名的打虎英雄,名叫酉禄,他在此英勇地杀掉了很多威胁到族人生命财产安全的猛兽。酉禄去世后,也被族人就地安葬,与苗王豪佳尔一起供后人纪念。苗族老人杨兴珍告诉笔者,苗族在布甘扎都生活了很长的时间,日子过得幸福美满。发生战争后,苗族的首领们杀了几十头黄牛结盟,一致抗击来犯之敌。战斗结束,大家把战死的亲人抬到苗王坟,一排一排的摆放,一起合葬成两座巨大的坟墓。由于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苗族被迫迁移他处。分流前,苗族首领安排人到现在的维兴镇万寿桥的河边,砍了一棵巨大的香樟树制成两个大鼓——母鼓和公鼓。传说这两个大鼓具有灵性,哪怕相距千里,只要一个被人击响,另一个就会回音。后来,母鼓被一支苗族带去了局夺娄录姑,公鼓被一支苗族带去了志蚩娄阿多缶。一个姓祝的苗族老人告诉笔者,苗家有人去世,都请鬼师将亡灵指回布甘扎都,让死者回到故地与祖先们团圆。苗族老人陈茂林告诉笔者,建国不久,发生当地人开垦土地破坏苗王坟的恶性事件,引起苗族群众的极大愤慨。当时以具有铁嘴之称的罗万青为首,与各地苗族代表联名告到纳雍县政府,要求立即停止一切破坏苗王坟的不良行为。县政府高度重视,随即组织人员进行调解,使苗王坟得以完好的保存。

三、苗王坟与民间文学

在苗族的文学世界中,总或多或少地隐藏着一些重大的信息,为后人揭开历史的神秘面纱提供有力的佐证。董地苗王坟也一样,作为一个过去的珍贵遗物,作为一个铭刻在记忆深处的故地,也必然在口碑文学中得以口耳相传。在苗族民间,有一个流传久远而广泛的传说故事,即脑界·多品饶和智诚·谷玛奏的爱情故事,是一个极具说服力的案例。由于苗族支系繁多,语言出现分化,对这个故事的称呼略有差异,但故事情节是高度一致的,其流传涉及贵州、云南、四川等等广大苗区。

相传,脑界·多品饶是一位英俊能干的青年,智诚·谷玛奏是一位心灵手巧的美丽姑娘,两人从小都住在布甘扎都这个地方,两家相距不远。他们自小青梅竹马,彼此相亲相爱,私下许下了终身。有一年,大寨里举办隆重的跳花节,智诚·谷玛奏赶去参加了。由于长得楚楚动人,智诚·谷玛奏的美貌吸引了一只凶恶的虎精,被老虎强行带到治尔若大箐的岩洞里做媳妇。脑界·多品饶闻知情况,不禁大为震怒,遂铸造刀剑,背上牛肉干,只身追杀老虎。在智诚·谷玛奏的协助下,脑界·多品饶成功将几十只老虎杀死在岩洞里,将心上人带回到家中。时至今日,这件事都还是苗家人广为颂扬的一段佳话。这个精彩的故事,后来还被有识之士拍成电影《老虎抢亲》,在苗族地区引起强烈的反响。

尽管这个故事带着比较浓厚的神话色彩,但笔者认为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基于真人真事的经过提炼了的经典口碑文学作品。通过多年的访问,笔者对脑界·多品饶和智诚·谷玛奏曲折离奇的爱情故事及其身世有了更多的了解。苗族民间普遍认为,脑界·多品饶和智诚·谷玛奏生活的地方正是布甘扎都。前者姓马,名字的意思就是指马家的年轻男子;后者姓罗,名字的意思就是指罗家的妹子。这个爱情故事,我们看不到它与苗王坟有多大的关联,但我们可以肯定他们与董地这片热土相依为命,布甘扎都应当是苗族最早立足黔西北的大本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苗王坟的存在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由于史料的欠缺,以及年代十分久远,我们已无法去还原最为真实的历史画面,也无法全面搞清苗王坟出现的时间以及发生的重大事件。但不可置疑的是,民间传说、口碑文学以及苗王坟的存在都给我们传达了较为确切的信息,布甘扎都以及历史文物都与苗族英雄和苗族历史密切相关。将董地苗坟称之为苗王坟,是对今人的行为校正,也是对开拓者历史功绩的肯定,更是对人类历史遗产的珍视。

四、苗王坟的现实意义

如上所述,我们不难看出,苗王坟是苗族极早进入并开发黔西北的历史见证,也是苗族英雄人物的安息地,无论对苗族同胞还是对各民族兄弟而言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其积极作用充分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苗王坟揭示了苗族是黔西北最早的主要开发者之一。苗族踏足黔西北的具体时间,由于缺乏文字记载,至今无从考证。但是从民间传说中,苗族将黔西北称之为黑洋大箐,经常提及打虎英雄的传奇故事,对当时生长的参天大树记忆犹新等等,这些都表明苗族进入黔西北的时间极早,那时原始森林一望无垠,到处虎狼成群,生活环境十分恶劣。苗族为了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英勇无畏地与天斗与地斗与虎斗,涌现出了大量流传千古的英雄人物,苗王豪佳尔、打虎英雄酉禄等等就是最典型的代表,他们为开发这片土地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卓越贡献。随着时间的推移,苗族先民以苗王坟一带为中心,不断向总溪河两岸及其中上域大量的开荒种地,使之得以休养生息和繁荣富强。在物质条件和精神状况的向好发展中,苗族创造了丰富多彩的农耕文化、狩猎文化、服饰文化、饮食文化、节日文化、丧葬文化和医药文化等等精神财富。此外,作为苗族迁徙史上一个极其重要的中转站、避风港和复兴地,在赋予布甘扎都十分特殊的历史地位的同时,也自然而然地将苗族开疆拓土、文明创造的功绩书写成一本厚重的无字史书。

其二,苗王坟彻底否定了以往的“老鸦无树桩,苗家无地方”的封建谬论。根据苗族民间的传说,以及苗王坟传递的信息,我们不难发现苗族曾经居住在土地肥沃的平缓地带,曾经拥有一段属于自己的安定、富裕的美好生活,与所谓的“苗性愚,不善谋生”的以我为中心的一贯论调是两回事。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苗族后来又迁移到高寒山区居住呢?理由十分简单,苗族的困境实际上是封建反动统治的弱肉强食逻辑一手造成的结果,而地方黑恶势力与官府的勾结在其中直接起到了推波助澜的关键作用。贵州巡抚贺长龄在《覆奏汉奸盘剥苗民疏》中痛恨地写道:“川、楚、粤各省穷苦之民,前赴滇、黔租种苗人田地,与之贸易,诱以酒食、衣饰,俾入不敷出,乃重利借与银两,将由典质继而加价作抵面,苗民所与佃种之地,悉归客民、流民。”六盘水市文化局创研室主任汪龙舞在其苗族民间文学作品集《撵虎夺亲》中记述了苗王留连的传说故事,同样极具说明问题的根本实质。故事说的是苗王留连带领族人到达黑洋大箐开疆拓土,过上了好日子。后来,跟来的异族与留连争夺土地,官司打到皇帝那儿。皇帝让留连打死一百只作恶多端的猛虎,并将虎王的毛皮献给自己,才采取折中的办法将一半土地判给了苗家人。划界时,苗家人在土地边沿插上树桩,而异族则以石头为界。异族贪婪无理,一把火烧了苗家人的木桩,将大片土地据为自己。苗家人打官司,因为缺少证据,再加上统治阶级的黑暗,结果不言而喻。再后来,留连向官家交租时,因为不通官方语言,上粮十分不便。土目家主动前来帮忙转交粮食,并请苗家人送野味作为报酬。留连不知是计,双方遂达成协议。许多年之后,土目将苗家人的土地并入自己的地盘,苗王留连才发现自己上当受骗,双方为此打起了官司。土目有钱有势,早与官府串通,此事无果而终。留连气愤难当,带人一把火烧了土目大寨,从此遁入高山密林,彼此不相往来。这就是著名的“召主上粮”的由来。

其三,苗王坟承载了苗族的辉煌历史,一直是苗族人民纪念英雄和灵魂归宿的圣地。从古到今,任何民族的发展史,都离不开许许多多的英雄人物的特殊贡献。因此,纪念民族英雄及其遗迹,历来都被人们当作一种不可或缺的传统美德,都将传奇英雄视为民族发展进步的重要精神支柱,世世代代予以顶礼膜拜。苗族作为一个具有五千年的古老民族,作为一个历经沧桑的伟大民族,作为一个百折不挠的英雄民族,也不例外地将那些曾经在民族存亡的关键时刻发挥着巨大作用的英雄们铭刻在心底,传唱在浩如烟海的口碑文学里,让子子孙孙得以知晓和永久牢记。苗王坟作为实物遗存,本身具有精神属物的特性,一直凸显出它在苗族人民心中的神圣地位。此外,以苗王坟作为点睛之笔的布甘扎都,凝结着苗家人的故乡情结,所以它自然成为亡灵寻找归宿感的不二选择。时至今日,苗家人死了人,鬼师给亡灵指路的终点站,正是布甘扎都。这个终点站,昨天是,今天也是,明天照样是,这是生者与死者牢不可破的丝连。

其四,苗王坟当属国家珍贵的历史文物,其历史性、独特性和资源禀赋值得认真保护和利用。综观毕节市各大历史遗迹,已经大力宣传或打造的,诸如猪拱箐苗族起义遗址、奢香夫人墓、可乐遗址、辅处悬棺遗址、驿道、石门坎、大南山苗寨、新开苗寨、宣尉府、大屯土司庄园等等。独有苗王坟静静地伫立在董地乡的崇山峻岭之间,耐心地守候后人的瞻仰与祭扫,将曾经的精神风貌交予智者来书写。记得鲁迅先生在《且介亭杂文集》中说过一句话:“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苗王坟存在的意义,绝不仅仅是一种敝帚自珍的事物,其蕴藏着的历史密码、民族精神、文化资源等重要内容,在社会发展一片向好的今天,更显得弥足珍贵。宣传打造苗王坟,本质上来说是尊重先驱功绩、搞好民族团结和挖掘文化资源的现实需要。正视苗王坟的存在,采取必要的开发保护措施,既是广大苗族群众期盼已久的夙愿,也是对千古悬案的平反。无论是今天还是明天,挖掘利用苗王坟的旅游资源,彰显其可贵的民族精神,使之具有全省意义乃至全国意义,历史将证明这是一种高瞻远瞩的不凡举措。

五、苗王坟的保护开发

    2015年,陈敏尔书记多次强调,贵州有两个宝贝:生态环境和民族文化。他还强调: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越是优秀的传统文化越是现代的传播价值,是推动贵州省文化繁荣发展的动力源泉。苗王坟作为苗族发展变迁的一个重要历史文物,也作为苗族人民瞻仰英雄人物的圣地,应当及时提上重要的议事日程予以保护和开发。这是继承中华民族优秀历史文化遗产,促进学术研究工作,开展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的必然要求。

 第一,有关部门要及时对苗王坟进行申报立项,作为重要的历史文物予以保护。对于苗王坟这样具有厚重历史文化底蕴的实物,省市县文物保护单位应当及时组织专家学者进行考察研究,拿出具体的保护措施,避免遭到人为的破坏,造成文化资源的闲置和浪费。在开发利用之中,一方面要严格遵守国家有关法规,严格按照程序申报。另一方面,要避免戴着有色眼镜看文物,力避该保护开发的文物得不到公平、正确对待的不良行为发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条第一、二、五款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下列文物受国家保护: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石刻壁画;与重大历史事件、革命运动或者著名人物有关的以及具有重要纪念意义、教育意义或者史料价值的近代现代重要史迹、实物、代表性建筑;反映历史上各时代、各民族社会制度、社会生产、社会生活的代表性实物。”苗王坟具备文化遗址、重大历史事件、古墓葬、教育意义、纪念意义等基本内容,无疑应当纳入立项保护的系列,从官方的层面给予文物保护单位的名分。

第二,市县乡三级有关部门应当积极组织座谈会或者研讨会,在进一步搞清苗王坟的来龙去脉的同时,加大其宣传力度。苗王坟之所以到现在还是深藏闺中无人识,大概缘于专家学者和职能部门对它的历史地位和重要意义估计不足,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无论是苗王坟的规模还是其包含的重大历史信息,无论是苗王坟在苗民心目中的神圣地位还是其巨大的历史文化资源开发潜力,都具有唯一性和特殊性,应当引起足够的重视才对。笔者认为,要正视这样重要的历史古迹,组织研讨和宣传活动必不可少。可由县乡两级党委政府提供资金支持,市县两级苗学会具体主办苗王坟研讨会,邀请毕节市周边的苗学专家参与,要求有关新闻媒体做好专题报道。研讨会的目的,是理清苗王坟及其相关历史的脉络,同时通过媒体提高其知名度,营造一种全社会尊重历史文化、剖析历史悬案、保护历史文物的良好氛围。

第三,从文化发展战略和旅游开发的高度,科学、严谨、认真做好苗王坟的准确定位,实施旅游开发规划。一个地方的发展,无非是硬实力和软实力的同步提升。一个乡镇、一个县区乃至一个市州,其发展也如此,离开了软实力的提高就谈不上全面发展。而苗王坟,其历史文化属性,当仁不让地成为地方软实力的一个基本构件,其开发意义绝对不亚于修一条通村公路或建一个现代农业示范基地。其深刻的影响,不仅深入到精神层面,也有物质层面的连锁效应,而且作用面广、持久性强。因此,对于苗王坟及其地名布甘扎都,必须结合其历史,根据现实需要,给予科学而贴切的定位。

苗王坟的原名是董地苗坟,通过多方访谈可知,苗族群众普遍认可苗王坟的说法,这个定位十分准确,也有前瞻性眼光。苗王坟所在地大石坝,理当恢复原名打虎坝,作为苗族在黑洋大箐中与猛兽斗争并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标志性名称。布甘扎都这个苗族古地名,从地域来区分的话,董地乡及其相邻的乡镇的平缓地带,都应当认定为其指代范围。布甘扎都的意义在于,它让人铭记过去的辉煌历史,也让生者与死者找到一个落叶归根的梦,所以必须在解说中加以强调。

在具体的规划设计上,重点突出三点:历史底蕴、教育意义、旅游开发。在突出历史底蕴方面,应树立纪念碑,详细介绍苗王坟的来历、苗王豪佳尔和打虎英雄酉禄的传说、苗族先民开发黑洋大箐的历史贡献以及相关的民间神话故事等等;在突出教育意义方面,要充分肯定苗族先民勤劳善良、英勇机智、创造历史等的示范作用,让后人充分学习历史、了解历史、牢记历史、尊重历史,从而促进各民族的团结和进步;在突出旅游开发方面,要从经济发展的现实需要,搞好基础设施建设,加强生态环境的保护力度,利用便利的交通条件,认真做好历史文化这篇独一无二的好文章,让全国各地的游客前来观光和消费,让苗族历史文化和生态环境充分发挥积极作用。

第四,实施积极的财政倾斜政策,投入足够的人力物力财力,在开发保护中促进地方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笔者经过实地考察,认为苗王坟所在地,不仅历史文化资源十分丰富,而且山势奇峻,生态良好,具备打造市级、省级乃至国家级旅游圣地的极佳条件。董地乡东接大方县猫场镇,南临化作苗族彝族乡,北面与维新镇和厍东关乡接壤、西面与姑开、锅圈岩乡、昆寨乡三乡邻。全乡居住着苗、彝、穿青、汉、仡佬、布依、白、蔡等民族,传统的民族民间文化资源极为丰富。乡境内主要山峰有雾戛梁子、蒲达达、大色山,正掌岩、大坡梁子等,均在1700米以上,绿色植被极佳,是旅游开发的宝库。交通条件上,毕纳公路、维南公路、乡村公路遍布乡境,2015年全线通车的杭瑞高速路从境内横穿而过,为本地的旅游开发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要挖掘利用董地乡得天独厚的历史文化资源和自然资源,笔者认为离不开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必须在人力物力财力上进行倾斜,把以苗王坟为代表的历史文化和生态环境充分利用起来,让历史回馈现实,让人心形成合力,让文化转化经济,让董地走向世界。只要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笔者完全有理由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董地苗王坟不仅会成为世界苗人的朝圣地,也必将成为国内外旅游爱好者休闲娱乐的目标选择,为全乡全县全市的经济发展注入新鲜的血液。

2016216日于七星关


TAG: 纳雍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中华联合党

中华联合党

特别申明: 中华联合党不是党派,而是本人用的笔名,有祝愿中华民族大团结之意。但凡阅览者,切记不可误解矣!

日历

« 2017-11-22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53248
  • 日志数: 141
  • 图片数: 20
  • 建立时间: 2008-01-04
  • 更新时间: 2017-05-04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