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儿壮志凌云,真英雄久经考验。

千山追虎 为民除害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10-13 10:33:01


千山追虎   为民除害

——读罗国锦长篇小说《虎王追踪》

 

杨富华

 

一部好的历史小说反映的史实是经过作者精心遴选过滤后润育出来的,字里行间渗透了作者的美学理念和深邃的文学底蕴。罗国锦是苗家年轻有为的好青年,今年刚满34岁,曾在国家的高等学府深造,功读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政府机关刊物从事编辑工作,有上百万字的文学作品见诸报端,出版了一部散文作品,两部长篇小说,《虎王追踪》是他的第二部长篇力作,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虎王追踪》描写远古时代,苗族(自称:阳努人)的祖先进入黑祥大箐与恶劣的自然环境和社会上的邪恶势力作斗争的故事。黑洋大箐位于贵州乌江流域两岸,到处是险峻突兀的高山和荆棘丛生的原始森林,豺狼虎豹成群集队地威胁着人们的生命安全,恶劣的自然环境考验着阳努人的决心和意志。

阳努人的寨老佑总武艺高强,英勇善战,他射杀了九十九只老虎,从来没有遭遇过险情。但他射杀的第一百只老虎却是只精通人性的虎王白虎。惊心动魄的故事情节就在波澜壮阔的“追踪”行动中展开。小说从第一章“乌江惊雷”到二十三章“红岩盟誓”井井有条地描写阳努人的寨老佑总在黑洋大箐与天斗,与地斗,与恶劣的自然环境斗,与当地邪恶势力斗争的惊险场面,小说开篇描写佑总的父母在随着寨老耶爵率领的大队人马进入黑洋大箐的乌江边时,佑总的母亲安帛在惊雷滚滚的恶劣环境中艰难地生下他。儿奔生,娘奔死。佑总出世之后,其母安帛不幸去世。佑总从此跟着父亲颠沛流离,而后遭到继母的虐待和毒打。后来,他的父亲又得了怪病与世长辞,这一系列的悲惨遭遇锤炼了佑总不屈不的决心和毅力,表现出一个地方领袖人物的坚强性格。

文学作品故事情节的发展取决于人物性格之间的矛盾冲突,《虎王追踪》主人公佑总的性格开朗豁达,好学上进,而且善于忍辱负重,直到当了权倾黑洋大箐寨老的职位后仍然宠辱不惊,充分体现了一个地方领袖人物虚怀若谷的宏伟胸襟。人物性格是主宰文学作品发展的方向机,有什么样的人物性格就会产生什么样的情节。《虎王追踪》从“孤苦岁月”写到“年轻寨老”,经历了“大阁遇险,奇遇高人”等起伏跌宕的波折,始终坚定不移地围绕着主人公佑总的性格不断地成长壮大。

睡梦中吃梨这个细节简单而生动,刻画主人公顽强刚毅的性格:“小佑总一口咽下去,竟然发现梨肉苦涩难咽,但他始终没有丢弃,一口二口地吃下去,最后感觉香气弥漫……”在花场上,小佑总从来没体验过跳花场的热闹与繁荣,想学射箭又当面丢丑。但他并没有自暴自弃,反而增强了做人的勇气和决心;“东游求学”探讨阳努人古规古理以及各种知识和技能,表现年轻的佑总好学上进,扬长避短的学风;“初学打猎”这段描写精彩异常,妙趣横生。作者对主人公的刻画本着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原则,循序渐进,最终发展成劳苦大众一致公认的英雄人物。

罗国锦的小说对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重大事件作了客观公正的处理,尤其是阳努人与沙人旷日持久的斗争,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纠葛不清。作者的笔触稍微不慎便会酿成历史与真实脱轨的谬误。“红岩盟誓”这一章的故事情节处理得恰到好处,增强了民族团结的信心,减少了互相厮杀纠缠的结怨,可谓化干戈为玉帛。

《虎王追踪》这部历史小说其中穿插一些神话传说,如“三打山鬼”,“勇战变婆”都是黔西北高原民间流传比较广泛的神话故事,尤其是老变婆的故事,增添了神话色彩,打山鬼的故事虚幻猎奇,神秘莫测,提高了读者阅读的兴趣。

罗国锦的小说对人物的描写比较细致,语言忠恳,朴实无华,颇有民族粗犷而豪迈的特色。作者还继承了民族诗歌比兴的手法,习惯运用民族传承的排比句。“友一听,马上竖起大拇指表示赞赏:人无志气难做大事,树没根基难以挺立。”又如:“坚实的木料是在风吹雨打的处境中形成的,超强的本领是在千辛万苦的磨练中铸就的。”作者对人物肖像的描写汲取了古典小说的精髓,三言两语即勾勒出一个现的超人形象。文中还有许多表现苗族人民心胸开朗豪迈的描写。如“饮水结义”,有创意又注重现实。“佑总立即取来一瓢泉水,对大家说道:“君子之交甘如水,小人之交臭如屎,这瓢水便是咱们弟兄心心相印祸福与共的最好见证。”

小说对山寨的描写充满浓郁的苗族风情,优美动人:“月光散落在路面上,像铺了一层洁白的寒霜。他们四个人一条线地排开,快步行走在通往师拢大寨弯曲不平却清晰可辨的小径上。当他们来到大寨前的古道时,只见宽阔的大路上人影晃动,年轻男女来来往往,到处是欢歌笑语和笙弦交响,好一幅振奋人心的人间画面。”

罗国锦的小说常把写景与抒情融为一体,景中有情,情中有景,情景交融,回味幽远。

“佑总和兄弟们精神振奋,把器乐相继地吹奏起来,间而又将嗓子放开,让悠扬洪亮的情歌迸珠般地射向蓝空,好像从月宫里频频传来一般,穿过师拢大寨的房前屋后,又在黑巍巍的群山之间回旋环绕,给这美丽的阳努人地方增添了几分神韵,月色之中更显得旖旎亲切和诱人。”

罗国锦的历史小说在夹叙夹议与抒情描写的空间创作了许多俱有民族特色的诗歌,这些诗歌传承和沿袭了一种古老的民族精神,点缀人间缱绻柔情的浪漫情愫。如:《跳花场之歌》

母鼓像黄河的咆哮震天动地,

芦笙如长江的轰鸣幽远深沉。

花树如撑天的铜柱安然直立。

阳努人啊!

您这位慈祥而饱经沧桑的母亲,

又倾吐欢呼的声音。

我们怀揣祖先的情,

我们肩负后人的意,

又相聚在数千年后的今天。

 

姑娘似五月的山花争鲜斗艳,

伙儿如四季的青松俊秀挺拔,

花场若天上的聚会热闹沸扬。

阳努人啊!

您这位伟大而经久不息的母亲,

又把孩子深深想念。

我们放开歌喉欢唱,

我们抱笙轻快跳舞,

同心把您的灿烂文化传扬。

 

歌曲旋律优美,气势磅礴。

小说描写的情与爱颇有古典文学的传奇色彩,佑总与若姑娘的爱情是人间漫漫长夜的延续,长达十二年之久,四千三百多个日日夜夜,考验着两个不同性别的青年人。他们的缘份是在深山莽林邂逅相遇的,他们爱情的火花是从打虎的惊险环境中迸发出来的,作者精心策划安排了这么一个生死相依的柔情高地,令人拍案叫绝,不妨先欣赏这段打虎的精彩场面:

“刹那间,只听得嗷的一声怒吼,一个黑巍巍的大物从一块巨石背后凭空窜出,径直朝佑总站立的位置倾压下来。佑总吓得急忙向宽处闪身,恰恰躲过了它的袭击。待他定睛一看,一只满面杀气的花眉雄虎蓦然出现在眼前。好一只凶恶的老虎,它似乎不想让佑总回过神来,前脚刚落地的当儿又来了一个旋空转身,跳将上来欲把佑总置之于死地。”

“好狡猾的恶虎!佑总心里骂了一句,右手如闪电般挥出寒气逼人的剑锋。老虎在空中惨叫一声,随即重重地摔在地上没了动弹,只见一股鲜血马上从它的腹部喷涌而出。”

这一段英雄救美的打虎场面文字简捷而精炼,立意深刻而不俗。作者给爱恋营造的活动空间是杨若姑娘在深山采药为母治病,遭遇猛虎的袭击,她的孝心换来人间的真情回报,佑总把她从虎口里救出来,又向她奉献了爱情。

《虎王追踪》在创作手法上保持一个主线人物的特色,一个环境的铺展,一个故事的渗透,小说从始至终就是描写阳努人的领袖佑总在黑洋大箐一生的成长过程,在结构上显得有点单调,但意境十分明朗,主题鲜明,歌颂的人物形象掷地有声,作者通过各种艺术手段,彰显精神和道德的力量。

高尔基曾说:“艺术的本质是赞成和反对的斗争。”文学艺术的斗争充分反映在作品细腻入微的情节描写中。罗国锦的小说用真情实感展现人间的真善美,用辛辣的笔触鞭挞批判世上的假丑恶,留给读者的思维空间则更为广泛而深刻。

总的说来,《虎王追踪》是一部反映苗族先民在远古时代战天斗地的优秀作品,书中描写民族先民的许多古规古理,很有一定的探索价值。

 

 

作者简介

    杨富华,男,汉族,退休干部,文学爱好者,有百万字文学作品发表在各级报刊杂志,著有历史剧本《苗岭雄鹰》,毕节市苗学研究会顾问。

    通讯地址:毕节市七星关区环城路(新街上)22号

    邮编:551700   手机:13984743850(请发短信息)


TAG: 千山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中华联合党

中华联合党

特别申明: 中华联合党不是党派,而是本人用的笔名,有祝愿中华民族大团结之意。但凡阅览者,切记不可误解矣!

日历

« 2017-09-22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52573
  • 日志数: 141
  • 图片数: 20
  • 建立时间: 2008-01-04
  • 更新时间: 2017-05-04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