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儿壮志凌云,真英雄久经考验。

《聪明的智饶》(罗国锦长篇童话小说连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2-26 14:47:33

骑老虎

 

智饶啊,是个天生聪明的好少年,他的脑海有千般奇思,他的心底有万种法子。只恨老天不公,在智饶还很小很小的时候,便永远失去了父母双亲。智饶实在没办法,就与哥哥和嫂嫂生活在一起,过着十分心酸的日子。

嫂嫂极其毒辣,时常刁难智饶,以为他拖累了他们。智饶只好忍气吞声,埋头苦干,总是全神贯注地把哥哥嫂嫂安排的农活做得尽善尽美。但是,干完了活路,嫂嫂不想多给智饶吃的东西,便把他往财主家推:“智饶啊,你饭量太大,我们养不了你。你应该去帮财主家放牛,多少还可以挣一点残羹冷炙充饥。”

哥哥做不了主,只能听从嫂嫂的坏主意。他长长地叹息一声,不得不把幼小的弟弟送往财主家门前,流着泪水叮嘱:“弟弟啊,哥哥帮不了你的忙,只能送你来帮人家打短工,你得用自己的辛苦换取口中的粮食!”

智饶明白哥哥的苦衷,便坚强地点了点头,安慰哥哥说道:“哥哥啊,弟弟虽然干不了重活,但能够放养二十头大黄牛。请你放心回去,弟弟一定帮财主家把牲口养肥。”

与哥哥分别后,弟弟钻进财主家的大门,请求将黄牛全部交由他看管。财主看了看智饶坚定的样子,心里琢磨道:“我的儿子二蛋拈轻怕重,游手好闲,早晚把黄牛关在家里,个个饥饿得骨瘦如柴。这样也好,免得饿死了自家的耕牛。”

二蛋见智饶穿着破烂,一天天在自家门口跑出跑进,心里很瞧不起他,有意戏弄一下。他想了想,一个鬼主意出现在脑海里,便不带好意地跑到智饶的面前说道:“智饶啊智饶,你是一个没爹没妈的可怜孤儿,你凭什么在我家混饭吃呢?”

智饶听出了弦外之音,便理直气壮地回答他:“二蛋啊,我们两个确实不一样:你凭你的爹爹吃饱饭,我凭我的勤劳穿暖身。你和我之间,有什么可比的呢?”

听了智饶的一番反驳,二蛋更加不愉快,他指着智饶的鼻子狠狠地吼道:“智饶啊智饶,你吃穿不成样子,还敢跟我说什么大话?你如真有本事,便爬上老虎的背上骑一阵子让我看看,我便服了你。如果没这个胆量,休想得我家的半瓢冷饭吃!”

“骑就骑,看谁怕谁!”智饶毫不示弱,说话掷地有声,根本没有把他的话当一回事。

“哟!老虎的屁股都摸不得,难道你还敢爬上虎背耍耍?”二蛋轻蔑地接话。不等智饶作答,又继续问道:“你如真敢骑老虎,我也敢当面观望。咱们一言为定,你打算什么时候骑老虎给我看呀?”

“今天是个吉日,晚上我就耍耍老虎给你瞧瞧。三更时分,你千万不要回去睡觉,只管陪我蹲在圏楼上,到时一切都清楚了。”智饶神神秘秘地说完,又在他耳边低声细语:“这事你知我知,不可让第三人得知!”

二蛋愣着脑袋,不知智饶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傻乎乎地保证:“只要爸爸不知道,谁能阻拦我?你放心,昨天因怠慢了耕牛,我已被爹爹训斥一顿,这样正好与你呆在圏楼上避避风头。”

当天夜里,月明星稀,大地上一片明朗。智饶先把二蛋带到圏楼上,又快速地扒出两个大洞,一个洞可以窥探门外的所有动静,一个洞可以通达圈舍里面。准备完毕,智饶郑重其事地吩咐二蛋:“从现在开始,你负责盯住外面的动静,我负责观察圈内的情况,咱们各理其事,不准哪个出声!”

二蛋点了点头,表示愿意接受指派,但他心里却犯了嘀咕:“智饶这孤儿在玩的什么把戏,让我专门盯住外面,岂不折磨死人,这到底有什么妙用?”他一边想着,一边静静地透过洞口观看。

到三更时分,二蛋实在太疲倦,忍不住打着盹儿要入睡呢。智饶甭管这些,伸手去揪了他一把,疼得二蛋只差点骂出声来。他想起智饶的吩咐,只得强打着精神,又继续往外探看。突然,一个黑耸耸的身影出现在月光之下。二蛋仔细一看,惊得目瞪口呆,这不是令人望而生畏的老虎么!正欲出声,只见老虎一闪身,风电一般从高高的圏门跃入圈里,顿时吓昏了过去。

满圈牛羊闻到老虎气味后,立即挤成一堆,都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不敢动弹。智饶看得认真,便悄悄从洞口滑了下去,伸手一个一个的抚摸。摸这个骨瘦如柴,摸那个形销骨立,都是摸到牛儿的脊梁上去了。他歇了一口气,又再次摸去,只感觉摸到一个滚瓜溜圆、光滑软绵的东西,心间不禁暗喜:“老虎啊老虎,原来你在这儿呀!”

智饶胆大心细,他轻轻爬到老虎的背上,然后在它的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巴掌。老虎本来想于深夜捉一只肥羊去填肚子,谁知自己的屁股被人猛力地打了一下,痛得它立马蹿出圈外,望山外一溜烟逃跑了。智饶却死死地抓稳老虎的皮毛不放,像极一位奉命奔赴战场的勇士,任它似风一样在月夜中极速飞奔。

老虎跑得吃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一直跑到天亮,来到毛栗垭口才停下了脚步。它渐渐缓过气来,猛然发现背上有一个沉甸甸的东西。转过脸一看,方知一路上自己被智饶当马儿骑呢。这一下,老虎怒不可遏,咆哮如雷,张着血盆大口恶狠狠地对智饶吼道:“智饶啊智饶,以前你把我当马儿骑,现在我可要把你当成美餐!”

智饶一听,不慌不忙地劝道:“老虎啊老虎,你想吃了我,这没关系。但是,你不能在此地吃,因为这里是我家先人的墓地,他们会喊人来追杀你呢!我想,你还是先把我驼到对面的茅草坡。到了草深树密的地方,随你怎么吃都没人看得到了。”

老虎闻言,不免害怕起来。沉思了片刻,它觉得智饶的话倒有几分道理,便卖力地将他驼到茅草坡,再次停下来说道:“智饶啊,现在你该快点下来了吧。我已经三天三夜没吃东西了,这肚子正饿得慌呢!”说着话,一双贪婪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你不要着急,这儿是我家亲戚的山寨。假如他们得知你吃了我的话,一定会像蚂蚁群一般相继赶来对付你呢。那时,你肯定是插翅难飞了。所以呀,请你先忍耐忍耐,千万不要因小失大,丢了自家小命不划算。当前,你最好先把我驼到大树脚,那儿没有一户人家,干什么事都是人不知鬼不觉啰!”

老虎心中有些不痛快,但想想被人追打的恐怖场面,它开始有些犹豫起来了。老虎思虑再三,便无可奈何地对智饶说道:“智饶啊智饶,我现在是空着肚子驼你,已经累得筋疲力竭,这一回你千万不要再欺骗我哦!”说罢,它吃力地迈开脚步,一路歪歪偏偏,恨不能立即赶到大树脚,美美地将他吃掉提神。

“你放心,我一直在帮财主家放牛,时间久了就记性不佳,所以才把你指到此地。四处观望,这片山水草木竟是如此的眼熟,不禁让我想起前方还有一个叫大树脚地方,这次百分之百不会出错!”智饶显得成竹在胸,讲得老虎心服口服,努力地将他驼在背上向前赶去。

走了半袋烟的工夫,一株参天大树赫然挺立在路旁。老虎乐得合不拢嘴,一时精神百倍,迫不及待地抢到大树下停住,一脸认真地对智饶说道:“智饶啊智饶,这回我可真的要吃你了。”话没说完,只见它摇头摆尾,龇牙咧嘴,流露出凶恶的面目。

“老虎啊老虎,我本是你囊中之物,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只是请你去找一块磨石,先把自家的牙齿磨快一些,好让我死的时候少受一点痛苦。我知道你饥饿极了,但在吃人之前,你总不会拒绝这一个微不足道的请求吧?”智饶现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还真的让老虎下不了手。

老虎心想:“智饶说得对,他是逃不过我的手掌心,我一定会吃了他的。我的牙齿若不锋利,会使他在剧痛中哭天喊地,影响自己就餐的雅兴。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先去把门牙磨得锋利一些,那时一口就能咬死了他。”想到这儿,老虎变得温和起来,便让智饶乖乖地坐在原地不动,自己却跑到山沟里磨牙去了。

见此情景,智饶暗自窃喜。待老虎渐渐走远之后,他恰似一只挣脱魔掌的苍鹰,一下子蹿到树巅上去了。老虎去了不久,便回来四处寻视,却看不见智饶的丁点踪影。它恼羞成怒,咆哮如雷。这时,晴空万里,烈日当顶,智饶的影子晃动在地面上。老虎猛然抬头,这才发现智饶躲在树巅之上,便凶巴巴地冲他吼叫:“智饶啊智饶,你的心肠真坏,你的主意太鬼,竟敢骗了我一回又一回。现在我不会饶了你,快快下来让我打打牙祭吧!”

智饶高高地坐在树头,不以为然地呵呵笑道:“老虎啊老虎,你要想得到我的肥肉吃,除非把三亲六戚都喊来帮忙。要不然,你只能望梅止渴啰!没有人帮忙的话,莫说不能吃到我的半根汗毛,连我的臭屁你都得不到闻呢!”

老虎见智饶不把自己看在眼里,便气急败坏地答道:“你先在树上呆着,看看我能不能吃了你!”说完,一转身跑进森林里,统统把狮子、豹子、豺狼、狐狸和野猫等等都请来协助。来到了大树脚,只见树干粗壮无比,枝叶耸入云天,无不唉声叹气,都木呆呆地站着干瞪眼。正在犯愁,野猫突然提议道:“各位大哥,你们不要丧气,昨晚我去一户人家捉鸡,发现墙脚里有一把斧子。你们耐心等等,我马上跑去取来使使。”这一句话,说得老虎们眉开眼笑,信心十足。

野猫随即返回原路,偷偷摸摸躲过大黄狗的眼睛,在墙脚把人家的一把锈迹斑斑的斧子抬到大树脚。斧子太重,大家都使不动。老虎亲自上阵,吃力地砍起树干来。弄到大汗淋漓,大树快要断掉,智饶便在半空中大喊大叫:“下面的听着啰!想吃肉的请站在下方,想喝汤的请站在上方。”

老虎、狮子、豹子、豺狼、狐狸都心大,笑眯眯地应道:“我们都想吃肉。”话毕,齐刷刷站到下头去了。野猫个子矮,胆子小,怯生生地站在一边答道:“我争不过大家,只想喝一点点汤。”言罢,迈着小步站到上头去了。

老虎一边砍树,一边抬头观察。见大树摇摇欲坠,赶紧跑到下头等待。眨眼之间,只听咔嚓一声巨响,大树迎风而倒,又重重地砸在下方的地面上。可怜几十只凶残成性的猛兽,都被大树砸死了,只有野猫吓得木呆呆站着。智饶见状,立即从树上跳下来,一把逮住了野猫,高高兴兴地把它带回财主家去了。

来到门口,只见财主家哭声震天,好像死了人一般凄惨。智饶凑近一看,一切都明白了。原来,二蛋胆小,已经被老虎吓死啦。财主见他回来,不免责问道:“智饶啊智饶,你吃的喝的都是我家的,为何不早点把黄牛放上山去吃草?”

智饶灵机一动,不慌不忙地答道:“主人有所不知,昨夜有一只野猫来捉鸡吃,我追了一天一夜才逮住它呢!在追赶的过程中,突然撞上几只前来捕食牛羊的猛兽,我便一并将他们打死在大树脚下,现在你家可以安枕无忧了。”说着,他不忘将怀里的野猫晃了晃。

财主一听,不禁半信半疑。他跟随智饶来到大树脚一看,只见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老虎、狮子、豹子等动物的尸体,整整够他们吃一年半载呢。财主转悲为喜,千恩万谢,连忙请人把它们扛回了家,还重重地酬谢了智饶一番,夸他是一位得力的牧人。

 

作者简介:

罗国锦,男,苗族,研究生,1978年9月5日生于贵州省纳雍县中岭镇小天池,纳雍县龙场镇杓座村人。2005年毕业于贵州大学中文系,多年从事县级学术、文学杂志编辑工作,现供职于毕节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毕节人大》杂志编辑。工作后主编了一些苗族文史资料,著有长篇小说《八宝山兄弟》、《虎王追踪》及其他著作数部。

 

 

 

联系地址: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碧阳大道行政中心A栋206

邮    编:551700


TAG: 连载 童话 小说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中华联合党

中华联合党

特别申明: 中华联合党不是党派,而是本人用的笔名,有祝愿中华民族大团结之意。但凡阅览者,切记不可误解矣!

日历

« 2017-11-22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53248
  • 日志数: 141
  • 图片数: 20
  • 建立时间: 2008-01-04
  • 更新时间: 2017-05-04

RSS订阅

Open Toolbar